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5年杂志>> 2015年第23期

啃掉“硬骨头”要有“硬办法”

2015-12-24 11:12:27 来源:中国政协传媒网 李香钻我有话说
0

    20151015日,广西自治区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作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以龙脊梯田为重点,积极保护发展多彩的民族文化(图/CFP

啃掉“硬骨头”要有“硬办法”

——全国政协“贫困地区可持续发展理论与实践研讨会”综述

    本刊记者 李香钻

    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没有贫困人口的脱贫,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扶贫”、“脱贫”依旧是高频词。入之愈深,其进愈难。未来五年,扶贫开发工作进入攻坚拔寨的冲刺期,剩下的全是“硬骨头”。1112日,由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和贵州省政协共同主办的“贫困地区可持续发展理论与实践研讨会”在贵州省毕节市召开。政协委员、专家学者、政府官员共聚一堂,共同研讨啃掉贫困这块“硬骨头”的“硬办法”。

    摸底子

    “我们要增强紧迫感和责任感,汇各方之力,集各方之智,聚各方之才,加快推进扶贫开发工作。”在研讨会上,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王钦敏说。

    实现精准扶贫,深入调研、准确识贫是前提。与会人员普遍认为,摸清“真贫”之人,摸透“真贫”之因,才能科学地因贫施策。

    “在一些地方,扶贫工作之所以总是‘涛声依旧’,与一些干部找不准‘穷根’,却热衷于大上项目、大造声势、撒胡椒面的做法很有关系。”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扶贫办原主任范小建建议,要始终抓住最困难地区、最困难群体和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避免福利化、平均主义的倾向,坚持雪中送炭,不搞锦上添花。

    精准识贫,需要深入调研。研讨会召开前,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陈锡文专程到毕节市七星关区观音桥办事处塘坊村走访农户。在59岁的村民李国友家,陈锡文详细询问其经济来源、家庭收入,生活、身体状况及家庭劳动力等情况;在村民王武家,陈锡文问起他做生意的情况,勉励他根据实际情况找准致富渠道……

    在研讨会上,陈锡文介绍了他的调研情况,建议贫困地区要在精准识别上探索新方式,完善贫困户的基础信息,对贫困人口的致贫原因、贫困程度、脱贫难度等做到底数清、情况明;要因户施策,摸清致贫症结,提升帮扶措施的针对性,并且对扶贫对象进行动态管理,避免脱贫后因为其他原因返贫。

    精准识贫,需要不断探索新方法。“一看房,二看粮,三看劳动力强不强,四看家中有没有读书郎”——这是毕节市摸索出的扶贫“四看”法,看似简单,却管用实用。“没有识别的精准,就没有扶贫的精准。”据毕节市市长陈昌旭介绍,一看房,即考察住房面积、房屋结构及庭院环境等方面,估算其贫困程度;二看粮,即从耕地质量、种植结构、人均占有粮食、养殖情况等方面入手,估算农业收入和支出;三看劳动力强不强,即分析劳动力结构、健康状况、务工情况等方面,测算务工收入和医疗支出;四看家中有没有读书郎,即调查教育支出、教育负债、教育回报等方面,估算教育支出压力和其发展潜力。

    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欧青平认为,要着力建设扶贫开发大数据,完善扶贫建档立卡工作,分析贫困人口的基本特征、致贫原因、脱贫需求,因地制宜制定脱贫规划,确定帮扶措施,监测帮扶成效,完善退出机制,做到扶持对象精准、脱贫成效精准。

    想法子

    越是艰巨的任务,越要讲究科学施策、有效应对。如何决战贫困?与会人员纷纷支招。

    ——把精准扶贫作为工作准则。“扶贫开发推进到今天,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王钦敏副主席指出,打好扶贫开发攻坚战,要因村施策、因户施法,对症下药、靶向治疗,不搞大水漫灌、走马观花、大而化之。要精准制定扶贫规划,精准确定脱贫目标,精准拟定扶贫政策,精准落实帮扶措施,做到对贫困人口的精细化管理,对扶贫资源的精确化配置,对贫困农户的精准化扶持,确保贫困底数清晰、扶贫计划合理、攻坚措施对路。

    ——扶贫工作要因地制宜。今年4月,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学家厉以宁曾带领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调研组在陕西汉中进行调研,并得出一个结论:扶贫开发应“因地制宜”。

    “汉中西乡县伏羲茶非常有名,现在大片的农田种上了茶叶树,利润很高,在外面打工的农民纷纷回来了;洋县是一个农业大县,但这里禁止使用化肥和农药,因为要保护一种珍奇动物朱。当地就大打朱鹮牌,大力发展旅游业。”在研讨会上,厉以宁分享了他的调研故事,并建议对那些有劳动能力的,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帮助实现脱贫;对那些居住地“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通过移民搬迁实现脱贫;对那些丧失了劳动能力的,通过低保政策实施兜底扶贫;对那些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通过医疗救助帮扶。

    ——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贫困地区往往是江河流域的上游地区,水源涵养、水土保持、生态屏障建设成为这些地区的历史责任,从功能划分上必须成为限制开发区,限制开发必然限制发展,不发展必然贫困。”四川省政协农业委员会主任刘宇认为,贫困地区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国家必须建立和健全生态补偿机制,让贫困地区为国家、为民族生态文明建设作出的巨大贡献与牺牲获得相应的、应有的经济补偿。

    “扶贫开发要处理好大开发与大开挖的关系,决不能‘国在山河破’”。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中国农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刘奇认为,地下挖煤、劈山开矿是实现脱贫致富的有效方式,但大开发并非只是简单的挖掘地上地下资源,它可以是人力资源的开发,也可以是新兴产业的开发;可以是“无中生有”的再造,也可以是传统工艺的继承。“当务之急,应从挖地开山的‘大开挖’转向无形资源的‘大开发’,如发展乡村旅游、深化农产品加工、活化传统技艺;应从注重物的改造转向人的改造,通过‘人’的发展,解决‘口’的问题。”

    意见在交流,共识在凝聚。“你们给我们出了好多好点子。我们将认真吸收此次会议成果,学习借鉴兄弟省(区、市)的宝贵经验,全力以赴抓好扶贫开发工作,努力闯出一条贫困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路子!”贵州省副省长刘远坤由衷地说。

    聚合力

    打好“组合拳”,才能啃掉“硬骨头”。王钦敏副主席强调,“新时期的贫困问题与区域发展、生态保护、社会保障、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和可持续发展问题紧密相关,需要统筹谋划、综合协调,构建多种举措有机结合、互为支撑的‘大扶贫’格局。”

    ——贫困群众需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欧青平认为,要着力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加强对贫困群众的思想发动,加强贫困地区基层组织建设,充分调动贫困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激发脱贫内生动力和活力。

    ——党委政府要主动引导、积极作为。

    “只要我们坚持把政府的承诺和努力与贫困群众的自身选择和积极参与结合在一起,全面小康的目标就一定能实现。”范小建委员认为,要坚持因贫施策,以问题为导向,把扶贫政策与最低生活保障、教育、医疗卫生等社会政策相衔接,扶贫开发与产业发展、生态建设相结合。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易地搬迁安置一批、生态保护脱贫一批、教育扶贫脱贫一批、低保政策兜底一批。与此同时,继续改善农村道路、饮水、电力、通讯、网络等基础设施条件,积极发展教育卫生文化等各项社会事业,创造更加公平的发展环境。

    ——社会力量要勇于参与、鼎力支持。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楼文龙认为,金融业要加大金融服务创新力度,努力满足贫困地区农户的各项金融需求;国家开发银行规划总监、信贷管理局局长郭明社认为,贫困地区自然资源丰富,产业特色明显,要因地制宜大力扶持主导产业、支柱产业和特色产业,帮助贫困地区建立自我“造血”机能;贵州省毕节市工商联副主席、兴国实业董事长邓步国认为,相关部门要结合民营企业的实际,加大落实力度,促进民营企业健康快速发展。

    ——人民政协大有作为。“人民政协各级组织和政协委员是扶贫开发的一支重要力量。”据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主任周伯华介绍,十二届全国政协以来,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把扶贫开发工作作为协商议政的重要议题,先后组织了“大别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川陕革命老区振兴发展”、“农村人居环境建设”、“贫困地区可持续发展”等专题调研活动,一方面为贫困地区发展提供政策建议、产业分析等智力支持,另一方面积极联系协调、搭建平台,促进有关金融、企业界委员开展扶贫产业投资等活动,为贫困地区可持续发展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我们将进一步总结经验,集思广益,建言献策,助推贫困地区可持续发展,确保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但愿苍生俱温饱,不辞辛苦入山林。与会人员期待,沿着精准扶贫的路子,借助社会合力的推动,确保贫困人口如期脱贫,将会是一个渐行渐近的美好现实。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