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5年杂志>> 2015年第19期

为脱贫梦插上科技的翅膀

2015-10-28 10:40:50 来源:中国政协传媒网 马欣我有话说
0

为脱贫梦插上科技的翅膀

——记统一战线参与黔西南“星火计划、科技扶贫”试验区建设25周年

    本刊/马欣

安龙县德卧镇大水井树苗族妇女正在高高兴兴地采摘金银花

    “自从家门口有了水窖,再也不用为吃水烦恼了。”20158月底,本刊记者跟随中央媒体采访团来到贵州省黔西南州,对25年来统一战线参与的“星火计划、科技扶贫”工作进行采访,在安龙县笃山镇王院村,75岁的罗志先老人告诉记者,是民进中央的“同心彩虹水窖工程”解决了他们多年的吃水难题。

    19905月,中央统战部、国家科委、国家民委和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成立联络组,拉开了统一战线参与黔西南“星火计划、科技扶贫”试验区的序幕。25年来,在包括各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在内的统战力量的帮扶下,黔西南试验区先后实施了404项星火计划和科技扶贫项目,投入资金30多亿元,减少贫困人口17.36万人,为“欠发达、欠开发、欠开放”的贵州探索出科学发展、可资借鉴的“黔西南模式”。

    2014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考察时指出,中央统战部和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长期支持,广泛参与,创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助推贫困地区发展的成功经验,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联合推动

    青川秀美,万峰林立。在黔西南州万峰林景区,状似“天外飞石”的建筑物格外引人注目。“这是我们请国内著名建筑设计师朱锫设计的,设计理念就是与万峰林景区25千多座山峰融为一体,建筑外观呈几何构成,用石块叠加在一起。”万峰林会议中心讲解员说,“为了迎接今年10月份的世界山地旅游大会,内部装修和周边绿化正在有序进行。周边的旅游配备和美丽乡村建设也正在规划,将来这里将建成承办各种大型会议的场所。”

    2015329日,第三届“中国美丽乡村·万峰林峰会”在万峰林会议中心成功召开。全国首个以“美丽乡村”为主题,在中央有关部委的支持下,黔西南州“星火计划、科技扶贫”联合推动组参与主办的万峰林高峰论坛已经成功举办了三届,目前峰会已经成为一个开放、广阔、包容、高端的交流与合作平台,将来会成为黔西南州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充分展示秀美山川和民族风情的舞台。

    联合推动组至今已历经四届:第一届(1990年至1998年)由时任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徐采栋、时任致公党第九届中央副主席杨纪珂担任组长;第二届(1998年至2003年)由时任民进中央常务副主席张怀西、时任农工党中央常务副主席李蒙担任组长;第三届(2003年至2012年)由时任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洪绂曾任组长、时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谢伯阳任副组长;第四届(2012年至今)由民革中央副主席何丕洁担任组长。

    联合推动组突出“联合”和“推动”的特点,即首先将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在黔西南州的工作整合起来,由原来各自选择项目转变为联合统一行动,依靠各民主党派力量和智慧,分工不分家,针对一个地区统一开展帮扶工作,联合攻关;推动是充分发挥党派人才和智力优势,通过科技示范项目和各类人才培训引领、助推整体发展,为此搭建工作平台,建立工作机制,协调有序的服务、协调、助推试验区各项工作。经过多年运作,联合推动组内部成员单位之间精诚团结,各方密切合作、务实高效。坚持通过创新工作机制来凝聚各方力量和智慧,是联合推动组和黔西南试验区成立25年来实现科学发展、后发赶超的重要动力。

    ——建立联席会议机制,由中央统战部牵头,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科技部、国家民委、农业部、国家林业局、国家旅游局、国务院扶贫办参加,负责指导、综合协调和督促检查等工作。2013516日,统一战线参与黔西南“星火计划、科技扶贫”试验区建设联席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

    ——建立联合推动机制,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组成试验区联合推动组,加强与有关方面沟通联系,在决策咨询、人才开发、项目协调、督促检查和投资推介等方面发挥推动参与作用。

    ——制定完善《联合推动组议事规则》、《联合推动组工作运行机制》和《联合推动组经费管理和使用办法》等规章制度,为各项工作规范有序开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兴义烟厂保卫战,州专科高校“升本”,南昆铁路、兴义机场、兴义电厂等重大项目建设,石漠化综合治理……在联合推动组的帮助下,黔西南试验区正在成为统一战线科技扶贫试验区和民族团结进步繁荣发展示范区。

    科技支撑

    黔西南州是贵州的“西南屏障”,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生态脆弱,土层瘠薄,地表蓄水能力差,极易水土流失造成石漠化,生态恢复难度巨大。

    “随着扶贫计划的实施,原有的农科所和林科所已不足以支撑试验区的科学发展需求,喀斯特研究院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成立。”黔西南州政府副秘书长、喀斯特区域发展研究院院长魏晓双说。2013年,身为中国农工党党员的魏晓双到黔西南州挂职一年后,决心留下,帮助实施扶贫计划。在她的主持下,喀斯特研究院成立。

    走进喀斯特研究院的大厅,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创新综合体,打造智联网”两句话。魏晓双介绍说,研究院首先是“星火计划、科技扶贫”的具体承接平台,把很多信息汇集起来;其次是州委、州政府的新型智库;第三是拓展科技支撑服务于社会发展等。成立半年多来,签了30多个专家学者担任名誉院长,其中两院院士有14个。

    在民主党派中央和农工党北京市委的帮助下,组织专家数次调研考察,嫁接了众多资源到黔西南州。绿缘动植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兰花产业发展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我非常感谢农工党和魏晓双秘书长的帮助,所以我现在的兰花产业才做的这么好。”以花卉为主要产业的绿缘公司老板熊斌说,以前没有品牌意识,不懂市场,不懂专利。有了党派的帮扶,公司成为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所、农工党北京市委授予的“兜兰属植物研发基地”和“药用兰科植物优良品种繁育联合基地”。仅新品种销售一项去年就增加了近50万元的收入,兜兰产值比前一年增加近两倍。

    联合推动组注重将智力帮扶与产业扶持相结合,通过开展招商引资活动,促成多个投资合作意向,带动了黔西南产业发展。

    ——致公党中央与黔西南州政府联合举办了“黔西南州中医药产业发展帮扶座谈会”,邀请专家对黔西南州中医药产业发展提供咨询服务,还举行了医药健康产业项目对接会,签订帮扶框架协议;

    ——农工党中央组织生物医药、中草药科研人员和医疗器械企业投资人对黔西南特色中草药种植及健康产业、苗药企业进行实地考察,开展合作对接;

    ——台盟中央依托台商资源,围绕台字特色开展招商引资帮扶工作,计划引入台商发展养老、休闲农业和旅游观光等第三产业;

    ——九三学社中央联系国务院扶贫办,拨专款300万元支持黔西南州开展草地畜牧业科技扶贫示范项目,改善了喀斯特地区的生态环境,促进了农业增效和农民增收。

    ……

    试验区在“八五”期间实施了12个“星火计划”重大项目;“九五”期间实施11重大项目;“十五”期间,77个项目获省和国家科技部门立项;“十一五”期间,117项科技项目获国家、省批准立项,获星火科技资金2015.5万元;“十二五”期间,项目实施得到有效进展。

    2015年以来,中央统战部、联合推动组就相继三次召开试验区项目推进工作协调会;两次召开全体成员扩大会议;联系会议各成员单位从强化科技支撑、助推产业发展、促进改善民生等,推动了31项扶贫工作计划的制定……

    据贵州省科技厅发布的《贵州省市(州)科技进步监测报告》公布的数据表明,黔西南州的综合科技进步水平指数不断提高:从2011年的14.27%上升到2014年的35.21%2014年,全州科技进步环境和基础水平在全省9个地州中名列第5位;科技产出名列第8位。

    “晴隆模式”

    晴隆县马场乡马场村58岁的农民黄东良今年又换了一台新车,这是他四年来换的第三辆车。靠养羊致富的黄东良去年收入了86万元,新车花了40多万。

    晴隆县山高谷深、石多土少,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作“不适宜人居住的地方”。2001年开始,晴隆县以“种草养羊”进行科技扶贫试点,采取“政府引导、企业运作、以场带户、利益共享”的运作机制。多年来,建成人工草地52万亩、羊存栏45万只,项目覆盖全县14个乡镇,受益农户近1.68万户6万人,黄东良就是其中之一。不仅如此,通过改善草种后的人工草地,全县每年减少水土流失10平方公里,25度以上坡耕地每亩减少泥沙流失1.26吨,石漠化趋势得到有效遏制,生态效益显而易见,创造了喀斯特地区扶贫开发的“晴隆模式”。

    20056月,时任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洪绂曾不顾73岁高龄来到晴隆县考察,他对“晴隆模式”的发展提出了创造性的科学指导:应以科技人员牵头,利用好喀斯特地方资源,采取三种模式推动当地发展,即带动群众种草养畜致富模式、岩溶山区种草改善生态环境模式、能人带头带领群众勤劳致富模式。回京后,洪绂曾还与国家扶贫办联系,谋划在晴隆开一次国家层面的草地畜牧业工作会议。

    一年后,由国务院扶贫办与中央智力支边协调小组共同举办、联合推动组参与承办的科技扶贫(西南地区草地畜牧业)现场会在晴隆县召开。中央统战部、国务院扶贫办、农业部、科技部等部委以及西部11个省区职能部门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议,一致对晴隆发展草地畜牧业这一新型扶贫模式予以高度评价,国务院扶贫办刘坚主任现场部署在西部11个省区进行大范围推广。

    除在高海拔喀斯特山区开展种草养畜试验的“晴隆模式”外,黔西南州还因地制宜,在中海拔喀斯特山区开展金银花种植试验,形成特色种植产业群的“坪上模式”;低海拔喀斯特山区开展花椒种植试验,用生物治理替代工程治理的“顶坛模式”;低热河谷地带开展反季节蔬菜种植试验,形成者楼河流域富民产业带,实现资源配置与收入分配制度创新的“者楼模式”……

    “25年来,黔西南试验区科技扶贫、生物治理与扶贫开发形成的成功经验,符合黔西南岩溶地区农业发展的实际,对老、少、边、穷山区的发展具有可借鉴、可复制、可推广的效益,达到生态效益和扶贫效益的有机结合。”黔西南州统战部部长罗春红说。

     文化惠民

    山水长卷,水墨金州。黔西南喀斯特自然景观原始丰富、奇异多姿,全州1.6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汇聚了100多处自然风光、人文景观、历史遗迹和民族风情景区景点,这里也成为发展休闲农业与特色旅游的理想之地。但不可否认,黔西南试验区的旅游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如何才能既保护文化又发展产业,成为摆在联合推动组和黔西南试验区面前的一道难题。

    南龙布依古寨有1000多年的历史,是黔西南试验区一处保存比较完整的布依族风情文化村落。古寨内外,300多棵古榕树枝繁叶茂,整个古寨被其遮掩,远观竟然难以发现有个寨子。村寨99%为布依族,至今仍保持着男耕女织的生活习俗,织布机、石碓、石磨等生活用品一应俱全,穿的是自织自染自缝的土布,住的是传统的“干栏式”吊脚楼。

    “看到山坡下边的新房了吗?为了保护这些老房子,年轻人都生态移民下去了,住在寨子里的基本上都是老人。”村支书介绍说,“十年来,花在维修房屋的费用就有上千万。老房子不允许拆,目前也没有好的改造计划,年轻人赚了钱都想住上和城里人一样的房子,寨子慢慢就空了。”

    外地人来南龙古寨,围着寨子走一圈,但原汁原味的布依族文化并没有展示出来。传统的民族风情,如布依戏、被称作音乐活化石的“八音坐唱”、布依舞蹈、土法制作等,如若没有得到很好的继承和生长,在不远的将来真的会成为“化石”。

    早在2010年,民革中央就组织过上海市社科院专家为黔西南州编制文化创意产业规划的内容。20146月,联合推动组举办“休闲农业和特色旅游专题研讨会”,邀请农业部、国家旅游局等相关部委,多位全国知名专家和企业家赴黔西南交流研讨,同期联合推动组召开工作会议,研讨“美丽乡村”建设示范联系点工作。各成员单位经过研究,决定将坝盘村、民族村、锁寨村等地理位置较为优越、生态环境优美、具有浓郁民族风情的三个村寨作为联合推动组在黔西南试验区开展“美丽乡村”建设工作的示范点。一是要摸清三个村寨的基本情况,理清工作思路,制定发展规划,明确产业定位;二是重点搞好乡镇干部和骨干人员的培训,帮助他们转变思想观念,提升能力水平;三是发挥好联合推动机制作用,集中力量、因地制宜、逐步推进、做出示范效果;四是在发展乡村旅游的同时,注重环境保护,处理好垃圾污水排放等问题。注重教育和医疗等社会事业发展,把主要目标放在促进社会发展和提高农民收入水平上。

    真正脱贫致富,人才是关键。25年来,联合推动组将继续把能力建设作为科技扶贫的重要抓手:民革中央邀请专家教授赴黔西南州举办了营销管理高级研修班;民建中央从2013年开始针对黔西南州乡村骨干教师开展培训;民盟中央开设校长培训班,并邀请专家学者针对当地旅游业发展和旅游商品开发作专题讲座;九三学社中央组织社员专家对中小学英语老师及基层医生进行培训……

    “在总结过去经验的基础上,我们将继续发挥好民主党派政治和智力优势,以健康养老、特色旅游和现代农业三大产业为重点,以‘科技创新和人力资源’为支撑,完善工作机制、形成帮扶合力,为推动黔西南试验区全面深化改革,助推黔西南科技扶贫试验区、民族团结进步繁荣发展示范区建设做出新贡献。”联合推动组组长、民革中央副主席何丕洁说。

    决不让任何一个民族掉队,联合推动组和黔西南试验区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道路上趟出了民族地区发展的新路子,为脱贫致富梦插上科技的翅膀。然而,真正让黔西南试验区走上自主发展的道路,需要更多的内生动力和智慧。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