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5年杂志>> 2015年第14期

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宜昌市政协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活动纪实

2015-08-13 13:04:35 来源:中国政协传媒网 陶家璇 张永飞 何新华我有话说
0

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宜昌市政协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活动纪实

湖北省宜昌市枝江白洋镇民族堡(摄影/李亚隆)

    宜昌,上控巴蜀,下引荆襄,素以三峡门户、川鄂咽喉著称。因其重要的战略位置,这里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70多年前在这里发生的“宜昌抗战”更是成为扭转抗战局势的关键战役,从此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在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为了纪念那段中华民族浴血奋战的历史,宜昌政协从年初就开始了各项筹备工作,5月22-24日,“抗日战争与中国社会——宜昌国际抗战学术研讨会”在宜昌举行,这也正式拉开了宜昌政协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活动的序幕。

    宜昌抗战——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抗日战争与中国社会——宜昌国际抗战学术研讨会”是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今年召开的唯一一次国际学术研讨会。66位海内外专家学者齐集宜昌,重点围绕宜昌抗战的学术概念和战略作用、国共两个战场互相配合、日军无差别轰炸、日军使用化学武器等问题进行学术交流,重温和回顾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历史,深入研究抗日战争的历史启迪、当代意义和伟大抗战精神。

    此次研讨会经中央有关单位批准,由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湖北省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宜昌市政协共同主办。之所以选择在宜昌召开,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会长步平认为,这是宜昌在抗日战争中的战略地位决定的,宜昌抗战是中华民族英勇抗战的典型,对抗战大局影响重大,其战果扫除了对抗战悲观的情绪。

    宜昌为取得民族抗战的最终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做出了重大贡献。这里发生的石牌保卫战,被称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还发生了慷慨悲壮的枣宜会战、宜昌反击战、鄂西会战等影响全国的数次战役,以伤亡30万众之代价,拒日军铁蹄于峡江之口,拱卫了陪都重庆,提振了抗战信心;这里还凝聚了两个战场抗战的民族合力,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第五师在敌后开展武装斗争和民众动员,有力配合了正面战场;在这里,伴随着日军的炮火和飞机轰炸,10万宜昌儿女参与战略物资转移、战时军需保障、军事工程修筑,20多艘轮船、850多只木船完成了150余万人、100余万吨战略物资从宜昌到重庆的转移,保存了中国民族工业的精华。

    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通过座谈会全面准确地反映侵华日军在中国犯下的罪行,对如何正确认识“宜昌抗战”在中国抗日战争中的地位,如何以此为契机激发人民的民族精神尤为重要。

    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学者认为,“宜昌抗战”不仅仅是指在宜昌的抗战,而是从战略态势的角度提出,指的是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从1939至1945年间,在以宜昌为中心,包括湖北、河南、湖南约近20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区域,中日两军为了争夺对江汉平原、洞庭湖流域地区和陪都门户的控制权,进行6年之久的拉锯、抗衡。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会长步平还介绍,1940年10月,驻守宜昌的日军第13师团师团长内山英太郎中将意识到将要被歼灭,决定使用化学武器以挽回战局。据不完全统计,在宜昌作战前,日本大本营就使用化学武器向各部队发出的指示至少在15次以上。这些都成为日军犯下罪行的实证。

    “宜昌抗战是全民族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战略目标来说,坚持宜昌抗战,东可以威胁日军控制的中心城市武汉,西可以阻止日军西进,捍卫陪都重庆的安全。不仅如此,宜昌抗战还是中国国民党领导的正面战场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战略配合的地区之一,是全国抗战大局的缩影。两个战场在这里呈现,对武汉采取了战略包围态势,对长沙采取了牵制态势,分散并牵制了敌军的活动范围和行动能力,对拱卫陪都安全起了重要作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史学会会长张海鹏充分肯定宜昌抗战在中国抗战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民族精神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决定因素,也是中华民族克服一切困难而不被一切困难压倒继续前进的根本动力。在民族抗战的历史洪流中,宜昌儿女向世界展示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湖北省委常委、宜昌市委书记黄楚平希望,以座谈会为契机,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探讨未来,用伟大的抗战精神,激发宜昌儿女奋勇前行。

    以政协为主,举全市之力举办“抗日战争与中国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宜昌还是首次。

    在宜昌市政协主席李亚隆看来,举办这次国际学术研讨会,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宜昌抗战”既有正面战场又有敌后战场,中国共产党领导开辟的敌后战场和国民党指挥的正面战场协力合作,分散并牵制了敌军的活动范围和行动能力,对保卫重庆安全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宜昌抗战’的这段历史,在史学研究上还不够全面,不够充分,有必要做深入地研究,把中国军民的抗日热情和悲壮的史实真实地全面地呈现给全世界。同时,我觉得通过研究这一段抗战历史,能进一步激发我们珍惜和平。”

“抗日战争与中国社会”宜昌国际学术研讨会现场

    让三亲史料还原真实的历史

    历史不容篡改,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真实还原日军侵略的历史,是对日本国内右翼分子最有力的还击和对当下最好的警醒。收集编撰文史资料,让三亲史料揭露侵华日军的罪行则是宜昌政协做的另外一项重要工作。也就在5月22日,由宜昌市政协等单位编撰的《宜昌抗战史料汇编》举行了首发仪式。

    《宜昌抗战史料汇编》是宜昌市最大规模抗战史料收集整理形成的重要成果,也是国内第一次系统搜集宜昌抗战史料,客观真实地反映了“宜昌抗战”的艰苦历程。《汇编》以宜昌抗战为主题,分宜昌抗战战场态势、宜昌抗战中的中国共产党、宜昌各县抗战史料选编、抗战亲历者访谈录等7卷8本,汇集文字史料近160万字、图片774幅,第一次提出宜昌抗战概念,是第一部全面系统汇编宜昌抗战史料的丛书。

    此套书的出版,引起了社会各界的热切关注。湖北省政协副主席王振有认为,“该书在湖北省文史系统研究领域走在前列。汇编的出版意义重大,既有助于帮助专家学者系统研究宜昌抗战史,又使得广大读者认识和了解过去鲜为人知甚至不为人知的历史,让更多人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张海鹏认为,“出版《宜昌抗战史料汇编》具有历史研究的学术意义,也有现实意义。”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会长步平更是认为“该套丛书对宜昌乃至鄂西地区的抗战研究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达到国内同类研究的领先水平。”历史资料的生命在于真实。面对日本国内一些势力质疑我国一些抗战史料真实性的问题。为全面、系统、客观、真实地反映历史,做好抗战文史资料的收集工作,李亚隆对课题组的成员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要求和高标准,并提出了“立规矩、定方法、找规律、促工作”的工作原则和方法。课题组的编撰人员在田野调查之外,还进一步认真研究相关资料,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以前有些资料虽然是第一手,但是缺乏比较性研究,田野调查记录不全。所以,这次史料收集整理,我们一开始定的规矩就比较严格,标准也很高,要有规范的标准、科学的方法,而且我们的团队是在不断地选择、研究各类收集来的史料,第一个团队做得不好,第二个团队再去补一次。”李亚隆说,通过这些措施来确保收集的文史资料做到科学、准确。

    除了查阅、比对大量研究成果以外,宜昌市政协及相关单位广大文史工作者还采访宜昌地区亲历、亲见、亲闻抗战的老兵共160多人,实地踏勘抗战遗址遗迹100余处,在海峡两岸收集原始资料800余册逾亿字、图片1500余幅,历时4年完成收集整理工作。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这一特殊时刻,编辑出版《宜昌抗战史料汇编》,既是对伟大抗战精神的最好传承,也是对日本当局妄图否认、篡改历史真相丑恶行径的有力揭露与回击,对于广大读者以史明志,振奋精神,奋力实现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李亚隆在新书的发布会上谈到了编撰此书的目的。

    李亚隆介绍,这些工作只是开了个头,还亟待进一步深入。由于交通不便,夷陵、当阳、远安等地“三亲”人员的访谈面还不够广。宜昌抗战历时较长,背景广阔深远,各类文字、图片、档案资料十分丰富,如揭露日军在宜昌侵略暴行,反映空军作战等史料的收集整理还不足,已汇编的史料进行专题深度研究的工作量还很大。因此,课题组将在首批7卷《汇编》出版的基础上,方向不变,专班不散,立足实际,发挥优势,通过实施“《汇编》+”行动计划,从扩面增容、掘点深挖两个层面,持续做好宜昌抗战史料的收集整理和深度研究工作,用真实确凿的史料还原侵华日军的暴行和中国军民顽强的反抗精神。

    让抗战精神砥砺前行

    1938年10月武汉失守后,宜昌作为拱卫陪都重庆的战略支点和战役中心,以及抗战战略物资转移的中转站。先后在这片区域内发生了枣宜会战、石牌保卫战等在中国抗战史上极具影响力的历史事件,留下了诸多的抗战文物。

    “现今留存的抗战遗址遗迹是宜昌抗战历史信息的重要载体,更是见证宜昌抗战基础史实的原始依据,加强保护十分必要。”宜昌政协副主席蔡建国告诉记者。

    推动宜昌抗战的遗址、遗存进行全面的调查、登记,保护,是宜昌政协另一项很重要的工作。

    石牌抗战纪念馆是三峡地区第一个综合性抗战纪念馆,修建在当年抗战的军事遗址之上,2003年3月,宜昌市人民政府将此馆列为首批国防教育基地。在建馆同期,还建立一座“石碑抗战纪念碑”,耸立在长江西陵峡畔,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为了宣传宜昌抗战的光荣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宜昌市政协又在着力推动以石牌抗战纪念馆为基础兴建宜昌抗战纪念馆。宜昌政协专门召开专题协调会,目前,宜昌(石牌)抗战纪念馆的建设已经在稳步推进中。

    2014年9月1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民政部公布了第一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浴血杀敌、为国捐躯的300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其中与宜昌抗战联系紧密的有两位:一是1937年11月21日殉国后安葬在宜昌市天主教公墓区(现宜昌市中心医院院内)的中国空军驱逐机部队司令兼第4航空大队大队长高志航将军;另外一位是1940年5月16日在枣宜会战中牺牲的国民革命军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将军。

    长期以来,宜昌市政协和社会各界人士十分关注宜昌抗战英烈人物纪念设施的建设。2004年4月4日清明节上午在宜昌烈士陵园举行了纪念张自忠将军公祭纪念亭揭幕仪式。2012年4月1日市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建议在城区修建高志航纪念碑。2014年1月民革宜昌市委员会提交提案再次建议在城区修建高志航纪念碑。作为市政协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之一,2015年3月4日,李亚隆主席主持召开市政协“抗日英烈高志航纪念园建设”协商座谈会,3月9日市政府同意在城区中心医院旧址修建抗日英烈高志航纪念园。目前,各项工作正在有序展开。

    “抢救、修复、保护有价值的抗战遗址遗迹,给后人留下生动而长久的国情与历史教材,是延续民族文脉、传承历史的需要,是加强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弘扬民族精神的需要,也是体现宜昌独特魅力、扩大对外开放影响力的需要。”李亚隆认为,通过抢救保护抗战遗址,体现对民族的认同,对促进爱国主义统一战线建设,实现海峡两岸的和平统一,也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纪念抗战,重要的是传承精神,不仅要发挥抗战遗址的教育功能,更要注重战争亲历者的言传身教。

    4月13日,宜昌市民政部门采纳市政协建议,将7位散居在宜昌各地的抗战老兵接到市优抚医院进行疗养。7位抗战老兵中年龄最大的92岁,年龄最小的88岁,大多居住在农村,有的已有20多年没有来过宜昌,当被问及最大的心愿是什么时,不少老兵回答是“保家卫国、祖国强大”。今年92岁的抗战老兵徐自美,参加过长沙会战等战役,他曾冒着敌人的飞机大炮连续7次冲锋,在一次外围战斗中打得全班只剩下他一个人。今年91岁的抗战老兵王启正,参加过鄂西战役、湘西战役等,他的臂膀和头部都受了伤,在与侵华日军拼刺刀时还被刺伤了左腿。谈及当年与日军近距离作战,王启正老人十分激动,现场吟诗:“昔日救亡闯雄关,沙场何惧险与难,短兵相接歼倭寇,甘将热血铸江山!”

    王启正老人的话语感动了在场的很多人。他认为,政协收集文史资料,保护抗战遗址都非常有意义,可以教育后人,弘扬爱国热情和民族精神。

    只有对英雄敬重的民族,才是长盛不衰的民族。只有每个人都作抗战历史的铭记者,进而作抗战记忆的维护者,铭记历史,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抗战精神才能生生不息,永远成为推动我们民族前进的伟大力量!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