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5年杂志>> 2015年第14期

术业有专攻 不忘最初心——全国政协委员田青谈自我修养

2015-08-05 09:38:58 来源:中国政协传媒网 我有话说
0

(图/CFP

    (本刊记者 陶家璇) 每年两会,都会有政协委员的发言和提案被媒体称为“雷人雷语”,这里固然有媒体的误读,但和委员对选题是否深入调研,是否有细致的研究,也有着很大的关系。

    这涉及到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如何做好一名政协委员?

    许多政协委员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田青也有着自己的独特感悟。

    田青当全国政协委员已是第二届了,这个问题他也思考了八年。

    今年两会期间,媒体热炒有委员说“书法不是艺术”,一时间让发言的委员处在风口浪尖。

    在田青看来,可能由于委员表述的原因,媒体说的并不是他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中国古人从魏晋时期,左琴右书,强调书法是每个知识分子都应该有的技能,从这个角度讲,书法是我们优良的传统,文人写不好字会被人笑话,这一点问题没有。书写不是书法,被说成书法不是艺术。因为委员的表达缺乏学术性,就把你讲话的真理性也抹杀了,所以会造成很多误会。

    而针对有委员提出要恢复繁体字的问题,田青说,这个问题就更复杂了。五四新文化运动,除了变文言文为语体文,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内容就是把繁体字改为简体字,这不但是当时像鲁迅、陈独秀、胡适、刘半农等文化大家的共识,而且已经成为当今最大多数汉字使用群体的现实选择,包括新加坡,也使用简化字。这个问题非常复杂,个别委员的表达将其简单化,没有历史观和文化的整体观,不但会造成人们的误读,甚至会造成社会观念的混乱。

    这些现象一出,让田青颇多感触。为什么政协委员的发言经常会被人抓住一些漏洞,每一次政协委员都得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委员该如何发好言呢?

    在田青看来,委员们术业有专攻,最好谈自己专业领域的问题,谈自己深入研究过的问题。政协设置了界别,政协委员都有自己的专业,要尽量发挥自己的长处,避免自己的短处,毕竟隔行如隔山。

    在政协会上,以及接受采访的时候,田青只谈两件事,一个就是非遗保护,一个就是谈跟自己的专业有关的问题,因为他深知政协委员有着一定的影响力,一定要谨言慎行,不要谈自己不懂的事情,不懂不要乱说,那些所谓的雷人提案,很多都是委员跨行业提出来的,许多委员自以为懂了,其实差距还很大。所以,他建议,一方面,委员应该开阔眼界,关注社会大事;另一方面,委员发表言论的时候要慎重,要深入调研。

    不过,田青说这只是他个人的原则和看法,并不是要推广,更不是对别人的要求,因为假如所有委员都只能谈自己熟悉的事,也会造成另一种偏向,造成很多公众关注的问题没有人关注和代言。所以,田青强调,这只是他个人的选择和坚持。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有10多年了,田青一直从事其中也已10多年了。他的发言和提案绝大多数都是围绕着“非遗”保护而展开。

    10年间,从大部分人不知道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何物,到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社会普及度很高的词,非遗的保护取得了巨大进步。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名录和传承人制度的建立,《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和“文化遗产日”的颁布……具有中国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体系已初具规模。

    这些成就离不开政协委员中像田青这样的众多专业人士的鼓与呼。

    为了发言有针对性,更加专业、到位,田青经常去实地调研。今年春节期间,他去陕北农村考察春节文化。戏台上的演员在认真地演着山西梆子,而整个戏台前面的广场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是远处,有几个老太太在聊天,几个老头儿在抽烟,基本上是演员执着地在对着一个空场子演出。这个景象让田青感到很苍凉,他很佩服这些地方戏演员们对职业道德的坚守,但也为他们感到难过。这些地方戏的演员从小开始学戏,学了半辈子却不得不面对如此的光景。但是,通过调研,田青也深知其中的复杂性,不是简单地埋怨谁的事。政府也想了很多办法。可年轻人都在打牌,孩子们都在看电视,就是不看这些地方戏。

    田青认为,像山西梆子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力度远远赶不上现代化的速度,因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绝大部分是农业文明的产物,现在产生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土壤已经没有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基本上处于断根的状态。老百姓从内心深处对这个东西失去了兴趣。

    孩子们就是喜欢唱《小苹果》,不再唱山西梆子了;就是喜欢吃麦当劳、肯德基,把自己的传统文化当成落后的、乏味的,而对新鲜的外来文化趋之如骛。在城镇化浪潮中成为“城里人”的原来的农村青年,都在拼命追求城市文化,努力摆脱“乡土气”。这种对乡土文化的淡漠、忽视,甚至是遗弃,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对老百姓这种心理上,审美观念上的“自愿变化”,田青感到无能为力。

    田青知道,非遗保护的最大问题就是人心,这也是最难的问题。所以,他到处讲课、写文章、宣传,呼吁人心的归来,因此,他提出要加大宣传的力度,让传统文化重新焕发魅力。

    正是因为对这些领域有着深入的研究,他做到了术业有专攻,他的提案和发言才能说到点子上。

    当然,他也不是否定那些跨界发言,但关键是要有认真地研究。

    他认为有些委员就做得很好,王兴东委员是著名编剧,他为了创作电影《黄克功案件》,就专门研究了相关的法律问题。虽然他的专业不是法律,但能看出王兴东认真研究了宪法,而且有过比较深入的思考。

    田青经常说,政协委员关注社会重大问题是对的,但不要一有感觉就说,这个感觉有可能对,也有可能不对。政协委员一定要认真调研,要谨言慎行。

    而要做到这点,就需要能保持初心。

    田青很喜欢纳兰性德的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源自他平时对政协委员的观察。

    他发现很多人刚刚做政协委员的时候,大家为国分忧的责任心很强,建言献策的热情非常高,时间一长就逐渐有变化。变化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政协委员的提案虽然都得到了答复,但有些并没有得到落实。

    全国政协委员于海每年都要提为国歌立法的提案,已连续提了8年。于海每年都收到一个很客气的答复:“您的建议,我们会认真研究。”类似的情况很多,时间长了,有些委员就会觉得没意思,有的就不提了,也不愿意说了。

    这么多年来,田青也提了很多提案,其中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建立博物馆的提案也连续提了两年才得到了落实,很不容易。现在中国工艺美术馆,就拿出一半来做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这件事情就已经很不错了。其它的,比如他前几年提过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传承人制度要建立一个检查和退出制度等,现在也在逐步落实。

    田青说,“人生若只如初见”,是讲爱情的,当政协委员也一样,大家第一次当的时候,都是满腔热情,想为这个国家做事情。时间久了,委员们有时候会疲惫,或者看透了,认为说也没用,那就不说了,或者就说点套话吧。

    田青不这样看,他说,孔子曾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有人解释说为己不好,应该为社会,为他人。其实,孔子的意义是我们做学问首先是为了提高自己的修养,为了自己人格的完成,不是为了炫耀给别人看。田青告诫自己,做政协委员首先也要“为己”,为了自己的良心和委员的承担。因为你说出来一个意见,一个观点,最起码表达了自己的一种态度和自己对国家和公众事务的关注。至于能不能“为人”,能不能为社会接纳,委员们要有耐心。因为有些提案的落实,涉及到各种因素,有些也要等待时机。毕竟社会的进步,需要大家给点时间。

    因此,田青也想政协委员们要守住自己的初心,无论到任何时候,都要和刚当政协委员第一天所想的那样,继续有韧性的,有特点的,尽量有眼光的,有积累的,对一些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哪怕提十个建议,只有一条能落实,采纳,也不枉做过政协委员。

    而这也正是于海委员所坚持的,这么多年来,他还一直在呼吁为国歌立法。这让田青非常敬佩。

    所以,田青希望大家不忘初心,要关心社会、关心国家,能经常想想刚当政协委员那天的热情、激情、信念,虽然有些问题不是一两天能解决的。但,作为一名政协委员还是应该坚守,不要变油了,麻木了。要懂得坚守,要保持自己的爱国心、为民族奋斗的决心,也就是那份初心。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田青认为,这是政协委员最好的自我修养。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