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专题>> 委员沙龙>> 古代礼仪与中华文明>> 访谈录

委员沙龙:古代礼仪与中华文明

2015-06-29 16:51:02 来源: 我有话说
0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委员、同志们,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来参加委员沙龙活动,在此,我代表主办方对您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和感谢。

    学习古代礼仪,展示时代风采。

    本期的委员沙龙有幸邀请到了八届、九届、十届,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央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陈铎先生;

    全国政协人民讲堂特聘教授,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彭林先生;

    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副教授邢悦女士;

    请大家共同探讨古代礼仪与现代文明。让我们把现场交给我们尊敬的陈铎老师,谢谢。

    陈铎:大家好!今天委员沙龙的主题是“古代礼仪跟中华文明”。中华民族从古到今是讲究礼仪的,也是礼仪之邦,要说礼仪究竟是怎么回事?礼仪也不仅仅是一种形式,礼的内涵到底包含些什么呢?彭教授您就开讲吧。

    礼仪是中国文化的特点

    彭林:礼仪是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当它的文明程度发展到一定的阶段都会有的,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礼仪,由于民族生活的环境不同,传统不同,文化不同,所以礼仪在世界上具有民族性、多样性的特点。

    那么通常来说,礼是人跟人交流,或者人跟神沟通的一种仪式。但在中国很特殊,中国人讲的礼在西方的语言里面找不到同一词来对应,因为西方人或者其他民族的礼主要是指仪式、礼节,中国不然。中国人有一句话,叫“礼者,理”,这个“者”在古汉语里提示你,礼者要加逗号,礼这个东西是什么呢?理也,后面的理是道理的理,在中国文化里面“礼”就是符合道德要求的,大到典章制度,小到我们日常的行为规范,这个总称就叫“礼”。我们读《左传》,国家甲发生了战乱,国家乙:“呦!你们战乱了”!借口进去平定,平定完了以后不走,君子评论这件事情的时候做判语,礼还是非礼? “君子曰,非礼也”。他写的是礼貌的礼,因为在我们中国人的概念里面,礼貌的礼跟道理的理是一个字,礼为什么必须遵守?因为它是根据道德礼行的要求制订出来,照着做就是礼,违反了道德理性,就是非礼,所以我们中国没有什么东西不是礼。

    再说得详细一点,我们儒家的政治理想,是建设一个天下为公的大同社会,这是儒家的政治理想。那么关于这个理想最权威的论述在哪里?就是在《礼记》这部书里,礼记里边有一篇叫《礼运》。我很希望大家都读一读《礼记》。12个月每个月应该做什么?我们跟大自然怎么和谐相处?比如,春天不能砍树,不能掏鸟窝,不能捕捉怀了孕的兽,这都是礼。我们人跟人交往也是礼,礼就是让你修身的,离开了礼你怎么修身呢?衣服怎么穿,位置怎么摆,甚至门朝着哪边开,在中国都赋予了它一个合理的内涵,所以在中国要理解礼,相当于西方人民讲的文化。西方人没有什么不是文化,中国人没有什么不是礼。

    有人说“法”呢?法也属于礼,我的博士论文研究周礼,它的原名叫“周官”,它有六官,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里面的秋官大司寇就属于礼,因为司法必须要根据道德理性,司法是整个治国体系里的一块,我们拿道德治国,主张人性是善的,人是万物的灵长,人是可以教育的。我们每个人要修身敬德,要做君子,要做圣贤,只有那些不接受教育的,非要以身试法的,才会用“法”去制裁,“法”在中国文化里广义上,也是礼的一部分。

    礼仪让我们成为中国人

    主持人:请邢教授为大家讲讲是国外的“礼”跟中国的差别。

    邢悦:我非常同意刚才彭教授讲的内容,我觉得今天讨论的这个题目特别有中国特色,“中国传统礼仪与现代文明”。我想可能除了中国以外,我们到世界上大多数地方都不可能有这样的题目,传统礼仪与现代文明怎么联系起来?之所以这个题目成为中国人讨论的题目,是因为礼仪是文化的体现,是文化的重要内涵,而我们中国有几千年的文化,又是以儒家文化为主,儒家文化当中,礼乐是重要的内容,也是儒家文化的重要特点。正因为我们的文化渊源流长,而且一直延续至今,所以我们还能从中国的古代礼仪中学习到中国的文化,中国人的品质、中国人的教养,而世界上大多数的文化第一没有这么长,第二保存没有这么全面。即使他们想从古代中学到什么,也无从学起,所以我觉得这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特点,今天才有了古代礼仪可以来让我们学习。

    刚才彭老师介绍了,礼仪是有民族性的,礼仪反映了一个国家民族的生活方式,举止言行的规范。现代礼仪大家都知道,比如商务礼仪、社交礼仪、职场礼仪等等,有这么多礼仪,为什么我们要弘扬中国的文明,要学习中国古代的传统礼仪呢?我们可以从西方学到的东西很多,但是我们是中国人,那就必须要学习一些中国的东西,中国的哪些东西是使中国人成为了中国人呢?就是中国文化。那么在我看来,在中国文化中,礼仪是一个重要内容,彭老师也讲过三句话,第一,中华是一个礼仪之邦,第二,儒家文化是礼乐文化,第三,礼是中华文化的主要特点。所以如果我们中国人不管学习了多少外国的东西,我们放弃了中国文化的本质,文化的最重要特征,我们就不再成为中国人了。

    所以学习中华礼仪是让我们成为中国人,它起了这样一个作用,这是我的理解。

    礼仪融合哲学思想

    陈铎:彭教授讲了,礼者,理也。这首先是国家、社会、民族大的法规、制度等等。其实也关乎到个人、家庭、单位、部门,甚至村落、邻里之间,或者是古代传下来的,比如家规、祖训,这些东西传承下来有精华、有糟粕,精华部分自然而然会一代一代传下来,咱们可以举一些有关联的例子,比如说村、邻里、个人、家庭。

    彭林:我刚才说到礼有民族性、多样性这样一些基本的特点。平心而论,各种各样的民族礼仪摆在一起,如果加以比较,你就发现它有深浅的不同,有雅俗的差异。中国礼仪特别了不起在哪里呢?它把儒家的人文关怀揉到里面去了,把我们的一些哲学思维揉到里面去了。

    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在座可能很多朋友,对于《易经》,周易大概有所涉猎,我想请问一下,你认为六十四个卦里面最好的一个卦是哪个卦?没有关系,大家可以自由回答。

    乾坤二卦,是吧,我想大家很自然地会这样回答,错了。我们的常识告诉我们一个卦有六个爻,从底下开始往上画,爻一个是中间断的,一个是不断的,不断的叫阳爻,断的得叫阴爻,郭沫若讲,一个阳爻,一个阴爻,构筑了整个周易的神秘殿堂,像两块砖。乾卦、坤卦六个爻,六十四卦里面只有一个卦,六爻皆吉,都是吉利的,叫谦卦。

    古人观察宇宙,发现宇宙太了不起了,宇宙生生不息,永远那么刚健,自强不息,感到这个宇宙里面一种伟大的精神,那么我们古人老是在琢磨怎么样把宇宙精神变成我们人类的精神,那么自己才能不朽,人类才能永存,我们发现这个宇宙里面好多值得我们学的,其中一个给我们启迪的,就是月亮,大家知道初一,天上看不到月亮,到初二、初三开始出现一丝月牙,月牙慢慢慢慢地长,长到十五、十六,长满了,然后它就开始亏了。我们小时候看皇历,几月几号几点几分开始月亏了,亏了就少,少到最后没有了,然后从没有又开始又一点点,又开始长了。那么古人里面就体悟到一个东西,就是你要虚,你才能慢慢地有所得,有所成长。一旦满了,物极必反,月盈而亏了。

    所以我们人也是这样,人不能满,尤其不能自满,自满你就要亏,骄傲使人落后。人要低调,虚怀若谷,我们这个胸怀要虚,就像一个山谷,那么他才有东西不断地进去。所以我们从这个里面得到一个启示,就是一个人在任何时候都要谦虚、谨慎、要低调,这个谦虚谨慎不是一种虚言。我们在跟周围人相处的过程当中,要始终尊重对方,要从你那里学到我没有的东西,所以我们就把这样的东西弄到礼仪里面去,所以中国传统的礼仪有一个很特别的,这大概西方不一定有,这叫敬语和谦语。我们用在对方一定是敬语,我不会说你怎么样,我会说“阁下”如何。讲到自己叫“在下”如何如何,我用的语言是不同的。

    重视敬语的使用

    主持人:就像北京人说“您”,不说“你”。

    陈铎:你就是有一点不礼貌了。所以认识这个很重要,我们这套东西传到了朝鲜,传到了日本,人家的语言里面完整地保留了,而我们现在除了北京的这个“您”,你到南方人家“您”都不会说,都不用。中华礼仪一个最基本的人跟人相处要有足够的敬意,要尊重,这种尊重要通过我的肢体语言,通过我的遣词用句表达出来,让你感受到,不表达人家感受不到,要表达出来,我也希望你用相同的态度来尊重我,这就达到一个很高的层次叫互相尊重。所以我们语言里面提到对方的家庭成员,我们一律都要用敬语,现在我们已经不习惯了,其实我们以前都有,现在台湾人到大陆还用,人家说,“陈先生,令尊大人近来如何?”他不说你老爸怎么样,你老娘呢?那个东西就很不敬了,很粗鲁,很糟糕了。

    陈铎:介绍的时候,这个人是谁谁谁,这位是,那位是。

    彭林:这个“位”是敬语,来了几个人,几个是属什么东西的,那个人要用敬语,应该用“几位”。我们提到对方母亲,一定要用敬语,“令堂大人一向可安?”这话听出来很舒服,很文雅,也体现了一种尊重,提到到人家孩子。我以前在南方江西、湖南待过,江西、湖南都把孩子叫“崽”,狗崽子那个“崽”,但不一定是这个意思,你屋里“崽”到哪里去了?人家说令郎怎么不见了?提到人家的孩子叫令爱、令媛。甚至我们到台湾去开会,主持人就不像我们这里洋腔十八调,“ladies gentlemen女士们先生们!”他觉得自己很有文化,毫无文化。台湾主持人就说,“各位前辈、各位同道、各位青年才俊大家好。”哪一种表达更像一个中国人,更儒雅,这东西我们现在没人教,现在在台上,“诶呀,我老公,现在很多明星啊!在电视里啊!”我知道你们那位是“公”的,老公公是太监啊,俗不可耐,现在人家用到自己一定是谦语。人家问我,“彭先生,春秋正盛?”就是问我年纪,我虚度六十了,我春秋六十,贵姓?贵姓彭。那就冒傻气了,人家看不起了,说这人怎么能做教授啊!话都不会说。一开始还以为是海鲜馅儿的一个饺子,结果咬了一点,韭菜馅的,露馅儿了,人家就看不起你。

    这里面人家问我令尊大人怎么样?我不能说令尊还不错。一定要转换过来用另一套话。咱们央视有些名嘴主持节目,就问嘉宾,“你的家父近来怎么样?”什么叫你的家父?家父是自己家的,现在我们理工科的研究生到什么程度?有个真实的事情。就是他的室友,现在他们流行一个词叫“室友”,同宿舍,突然接到一电话,父亲去世了,赶紧跑回去奔丧了。走的时候没有打招呼,这个人这个人一看,他父亲去世了,我给发个电报,表达我们深厚的有意,电文如下,“今昔,家父不幸逝世。”你爹死了给人家发什么电报?这个就闹笑话,这两个东西混了,由于他没有一个系统,我们从幼儿园到博士毕业,没一个层次是教这种东西,很多人想高雅,结果闹笑话了。

    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在座有很多女同志,我想很冒昧的问一下,你们两口子上街的时候,遇到熟人,他怎么介绍你?夫人、爱人、媳妇、老婆,有没有叫家属的?部队都叫家属,屋里的,领导都有。你比方说叫媳妇、屋里的、老婆,这个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大家知道,现在一些人弄得雅跟俗没有区别了,大俗就是大雅,大雅就是大俗,那还要两个词干什么?有一些东西很俗,而且忒俗,它登不了大雅之堂。大家可以这样想一想,我们在报纸上看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某某某,否携老婆访问美国,忒俗!某某某携领导,这都不对,这里面还有携爱人,这些东西让我们感到非常无奈,文化有的时候非常滑稽,大家想过没有四大小说里面有没有叫爱人?林黛玉、贾宝玉、薛宝钗互相之间没有叫爱人,这个不是我们民族固有的一个叫法。

    我后来想了半天,我也找不出哪里来的,现在爱人变成一个通行的叫法了,闹笑话。在韩国、日本、台湾、香港、汉文化圈里面爱人是情人。以后无论如何别让他叫你爱人,你才爱人呢!这个你贬低自己了,成小三了。改革开放之初,咱们有些人请台湾朋友吃饭,大学教授,这是我爱人,人家一听,那个舌头都缩回来,你们改革开放这步子迈得太块了,敢把情人带出来介绍给大家,后来知道一个大笑话,大陆的人把自己配偶都叫爱人的。

    我有一次接到台湾一个九十岁的老兵在美国定居,亲手写的,他看了我的节目之后,错的地方,郑重其事地拿涂改液涂了再重写,上面说了我们很多笑话,你们肉麻兮兮地叫爱人,这不是中国固有的一个叫法。现在还有叫夫人的,大家认为叫夫人的说话是对的请举手,看来都这样,错了,告诉大家,为什么呢?

    我还是劝大家要读一本书叫《礼记》,你读了这个书以后,很多很幼稚的错误你就不会犯,《礼记》里面说到这个称谓是很讲究的,不能乱叫,乱叫会出毛病的。里面讲到天子的配偶叫后,所以皇上的妈妈叫母后,他奶奶叫太后,这个我们不能用的,你今天回来说母后,我下班了,看到你奶奶,说太后孩子这厢有礼了。有人说这孩子今天是吃错药了,神神叨叨的,对不对。这个例子说明,不能随便叫。那么夫人是什么呢?夫人是诸侯的配偶叫夫人,我们经常讲这是周夫人,我们叫抬爱,把你放到高一点的,然后这样我才能跟你用敬语,这是曾夫人,讲到你孩子,这是公子,诸侯的儿子叫公子,诸侯的女儿叫女公子,这是谁谁谁的女公子,现在在政协工作,我们说这是谁家的崽,谁家的女崽子,我们现在在台湾开会,人家经常会,出席我们今天大会的有某某某贤伉俪,不说两口子,两夫妻,两公婆,忒俗!叫贤伉俪。还有著名史学家某某某的女公子,这里面都有敬意,这个礼是表达尊重的。那么这个夫人他是敬语,只能用在对方,台湾小学三年级考试必考,夫人能不能用在自己一方?

    我有一次在马路上遇到某品牌大学主管文科的副校长,在马路上遇到,“彭教师,来来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夫人。”我无语了,要是妈妈在后边岂不是要说国母,这配套啊!所以我们现在很多领导也是这样“这是我夫人”,你跟台湾人这样介绍,人家当面不敢笑,回去就要变花絮了,大陆都不懂,大陆都没有礼,现在到一个程度?闹成一个普遍笑话。

    前段时间,我看一个片子《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片子很成功,演员表演也很成功,可惜有一个败笔,邓小平夫妇到日本去拜会田中角荣夫妇,可是编剧不懂,他给邓小平弄了一句台词,“这是你夫人,这是我夫人。”人家不犯这种错误的,我们到日本去,日本人把这分得清清楚楚。

    我曾经到京都大学做客座教授,池田教授夫妇请我们吃饭,还有朋友,一开始他要介绍奥さん,写成汉字奥林匹克的奥,奥是深,这另一个房间最重要的角落叫奥,深入堂奥。在那个最重要地方待的人叫女主人,桑是日本都喜欢用的一个词。这是彭林先生的夫人,他讲到自己一定不会说奥さん,他一定说他的,可以写成汉字的,内人,用我们传统说男主外,女主内,内主人,一个内主人。

    所以你看宋楚瑜第一次到上海,在机场开记者会。“今天我携手我的内人陈万水访问上海”,低调谦卑。所以将来尤其是见到港澳台日本朋友,你要介绍一个叫内人。可能反过来他叫我内人,我怎么介绍他呢?他说这是内人,你出去碰到你的熟人,这是我家外人,这不可能,全世界唯一不能叫外人的就是这一位,那怎么办呢?内人还有一个叫法叫内子,凡是中国年纪大都懂这一点。

    我上个月去美国,在纽约有一个纽约会客室,让我去做了一场节目,结果主持人讲,他说我爸爸的时候,跟别人介绍他会说“这是我内子,这是我内人。”现在主持人这一代已经不多,没往下传,叫内子,你可以说这是我外子,避免叫外人。你叫外子。先生,马路上任何一个男的都可以叫先生,此先生非彼先生,你叫外子,台湾人一看,今天遇到明白人了,知道这是一种雅的,符合中国的这个习惯。

    所以有一次我在家里接到台湾中央研究院一个朋友,他的夫人的电话。我这个朋友是十余所的教授,他们到北京来每天都给家里打电话汇报请示,结果有两天不知道干什么,他忘了打,那边就着急了,打到我这里,“彭教授啊,见到我外子没有啊?如果我说什么外子啊,完了,我在台湾就臭大街,这个不是学问,大家要知道啊,这不是学问啊,我今天讲你们全会了,就不需要研究的,你只需要接受就完了。所以中国,他人在别人面前总是很低调,这是你们家虎子啊,这个虎父无犬女啊,这孩子真好,我们对人家说得都是很尊重,往好的地方讲,你们家怎么样?我们不敢跟你比,我们犬子,这个“犬子”是低调的,这是一种词令。不是说孩子是犬,任何家长不是这样的,但是呢,这是一种词令,我们必须要懂这东西。所以中国人往往在所有人的面前都很谦卑,这个谦卑是冲刺在我们生活里面,我们到所有地方,我们都一定要秉持这样一个东西,这不是一个虚伪。如果我们了解了这东西以后,知道这是一种哲学,一种生活态度,那么我们六爻皆吉,我们一个人任何时候保持谦虚低调,你大概不太会栽跟头,不太会被双规,我爸是李刚这个就不太低调,对不对?然后就很快就出问题。

    礼仪应取其精华

    刑悦:彭老师刚才给大家介绍了很多自古传下来的敬语、谦语,刚才陈铎老师问了一个问题,难道从古上传下来的都是好的吗?我们已经经历过几千年了,有没有一些东西是不好的,我们不应该学的呢?也不知道彭老师想过没有。那么我想谈谈我的想法。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但是不是说是一个民族的文化,自古到今都是一个样子,文化和任何事物一样,都处于发展变化这种,有些文化还被消亡了,有些文化发展了,像有中国文化历经千年来,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像这样的文化在世界上不多了。那我们的文化发展到今天,我们有哪些是要把它从我们的生活中去的部分呢?我个人认为,文化中有一部分内容是它超越了时代、超越了阶级的,它是任何时候都可以用的,就刚才彭老师介绍这些,今天我们拿来用,让我们感觉到很雅、很君子、很有教养,一听这话就觉得这个人不是一个凡人。其实我们的礼自古以来,他就是上层社会人才用的,所以叫礼不下数人,礼是贵族之间来使用的。所以我们今天仍然感受到礼给我们带来的那种雅致。那么哪些东西是我们需要摒弃的呢?我认为,我们古代文化当中跟现代,和现代的文明不和谐的那些东西要去掉,哪些是不和谐的呢?如何来判断不和谐呢?

    我们古代是一个专制体制,今天是一个民族国家,原来是家天下,皇帝高高在上,人人都是他的仆人。今天我们是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所以古代文化当中,这些体现专制、君权、富权的因素,我们要把它去掉,也就是说,今天我们看到主席了,不用三跪九叩了,因为他是为人民服务的,他跟我们在人格上、尊严上是平等的。然后我们在家,虽然妇女还是内人,但是她的地位不低了,所以也不用夫唱妇随,不用凡是听丈夫的。

    反正跟我们今天现代文明当中,这种自由、民主、法制相违背的那些东西要把它去掉,之所以要去掉它是为什么呢?是因为原先的那些东西,我并不认为历史上它就是坏的,历史上它是好的,它是和我们农业生产方式结合在一起的,所以中国自古以来,中华帝国作为最强的国家是几千年的,所以他今天的不好不能说原来的不好,只不过今天已经发展到一个新的时代,这就是工业文明时代,工业文明时代使我们的生产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先是以家为主的一个社会单位,今天家庭已经变得越来越小,两个人结婚就可以成为一个家庭。所以原先在家庭里,人告诉你,“父母在,不远游、父母亡要守孝三年”这些。他可能跟我们今天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节奏已经不一样了,所以那些东西我们是要把他去掉的,但是跟我们的生活方式没有关系的那些礼仪、那些文化、那些成分,那些修养,我们还是要保持的。

    彭老师刚才讲那么多的时候,其实包括我原先如果没看彭老师的书,我也不知道这些内容。当我知道这些内容之后,我马上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不知道?因为我们1949年以后,传统的都是落后的,腐朽的赶紧把它扔出去,一下子把它全都扔下了,其实我们传统文化中有很多是合理的,它不仅体现了农业社会的生活方式,而且它体现了人性,只要你是一个人,你就应该遵守道德规范,这些是跟时代发展到哪个阶段没有关系的。所以这才使我们,我刚才给大家讲,我说文化是一个我们一个民族的根基,是我们的灵魂,它实际上就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的,也就是它那些不变的东西,塑造了你,使你成为中国人。如果把那些东西,你认为随着时代的变迁不需要了,那你就没有根基了,你就没有灵魂了。

    有的人可能说我们可以学习西方的,西方的不是也很好吗?ladies and gentleman!在西方语境里头讲这句话也是很优雅的,我们有我们的讲法,我们的讲法跟他们不一样,我们的讲法我觉得更亲切,更熟悉,我们更容易理解,我们也觉得提起那样,我们就想到了文化的传承,所以更优雅。那是不是我们就不可以学习西方的呢?因为我本人是学习世界学,后来又学国际关系学,所以我想问题的时候总是愿意把它对比地来讲。

    其实我们今天社会中的相当一大部分的礼仪已经全球化了,你也可以叫它西方化,也可以叫它全球化,比如我们政治场合我们领导人都是穿的西装,然后你们从电影上一看,全世界的大国领袖在那里开会的时候,几乎全部是西装领带,西装格律,服装都是一样的,只有及个别的国家不一样。我注意到印度,印度总理从来没有穿过西装,但是他是个别的。

    那么随着人类发展到近代,近代化就是一个西方的文明向全世界的扩张的一个过程。所以今天我们的人已经接受了很多西方的东西了,其实我们接受的那些东西,有些对我们是很好的,与其我们没有古代,什么都没有,还不如接受一种新的,哪怕是西方的,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但是我想说的是,有些东西,可能西方的东西你是想学也学不来,比如他们吃饭就是刀叉,你说中国人用个碗用个筷子,你在家学的这套礼仪能用得上吗?肯定用不上,也就是说你的生活习惯使你对中国传统下来的那套习俗,那套礼仪,你觉得很成熟,用起来得心应手,而且用起来你也有自信,你说今天你们家摆上盘子,弄个刀叉,一家人在那吃饭,其实表达的极度的不自信,这是一种学习西方的,西方有可能有很多道理,你搞不明白,所以你用起来不像是中国人的那些东西,那么的亲切、那么的熟悉。

    我觉得礼仪当中,有一大部分是体现在节日当中。因为礼仪不仅是我们的生活方式,还有我们对生命的理解,对生命的价值意义的体现。那我们知道,在西方最重要的节日是什么节呢?圣诞节。我们大家可能都知道,现在全世界都在过圣诞节,而圣诞节是一个宗教节日,是耶稣的诞生日。我们中国人如果不信仰耶稣,不信仰那个,你过那个节日意义大大折扣,就是休息两天在家歇着。但是圣诞节对于西方人有信仰的人来讲,他们要唱圣歌,要有圣诞树,要一起来庆祝耶稣降临,拯救了人类。他们那个内涵及其丰富,我们不信仰耶稣的人是体会不到的,这个你学也学不来的,除非你也信仰了基督教。

    而对我们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是什么呢?是春节。春节是什么日子呢?是一年中春天的开始。我们认为那是一个生命的开始,那是一个耕作,生命生生不息的一个起点,所以我们就非常隆重地去庆祝春节,而我们知道西方国家除了华人以外是不过春节的,因为我们的春节在他们那里,他们体会不到它的内涵,所以文化当中,尤其是礼仪,我个人认为,大部分礼仪已经很相同了,之所以相同,一方面是因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礼,因为礼背后是道理的理。比如我们有国人出国到国外旅游,大声喧哗、随地扔东西、不守秩序,人家认为是不好的,然后人家告诉我们的时候,我们也认为那是不好的,所以全世界都认为那是不好的,所以全世界都认为有哪些是社会功德,我们需要遵守,而且尊老爱幼是每一个社会都提倡的,所以都是一样的。但是总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这些不一样的东西使我们和其他国家的人区别开来,他使我们成为了中国人,使他们成为了外国人。

    而我们自己的这些东西,我们自己用起来我们更熟悉、更亲切、更容易理解、更容易接受他,而且我们的传承也体现了我们对祖先、对祖宗的尊敬,对中华民族的一种尊重,所以为什么我既学了中国,又学了西方,我还要提倡中国人要成为中国人呢?因为当我们不是中国人的时候,我们在世界上毫无疑义,当你不是中国人的时候你是什么呢?今天在美国有一个词叫banana,香蕉,它就是指黄皮肤的人心已经变白了,那他属于谁呢?他肯定不属于中国人了,因为他脑子里头都是西方的东西,那他属于西方人吗?他就面临认同的困惑,我是谁?他就有困惑。

    对我们也是,如果我们放弃了中国的东西,全部照搬一套西方的,你把西方的东西学得很好,西方人能接受你吗?你能成为他们吗,中国人能再接受你吗?你能成为中国人吗?所以文化最后是落到你是谁,是你的认同,你归属在哪里。如果你变得不伦不类,你就很怪,你就变得很奇怪,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一个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人,是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所以今天在全球化的今天,由于全球化的原因使各个民族都认识到了,纳入民族性是弥足可贵,如果我们让全球化把自己的民族性丧失掉了,等于我们的民族特性就没有了,我们的民族特性没有了,我们就不知道我们是谁。所以我们为了找到我们的根,所以我们必须要坚守中国文化,谢谢!

    彭林:邢老师刚才说了一番话,我也想向刑老师请教一下。刑老师提出一个问题,有些东西我们过时了,我们把外国拿进来不也挺好嘛。我们长期以来有一个叫“拿来主义”。就是我们能不能设想,我们干嘛费那么大劲,要把古代的东西发掘出来,然后再让大家做,我们能不能省点事?就拿西方的一套,你妹你说西方的那些东西就不能教育人吗?为什么要拿孔孟的东西来教育人呢?我们能不能把孔孟去掉,我们就拿西方的教育家、思想家的东西摆到我们中国,这里面就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记得我们近代有个很有名的翻译叫严复。严复说过一段这样的话,他说其实国民教育说到根上只有四个字,两个词组四个字,国民教育说到根上前面两个字叫“人格”,我们上书里面讲了“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师”,老天爷很爱惜下面的民众,他就树立了两个,一个叫君,就是领导者,要保护人民的安全,要让他们过上富足的日子,这不够,还有师,要教育他们,要提升他们。那么好了,我们从古到今,就形成了一套教育人民的一套方法,我们讲到的礼都是教育。

    那我们不要这套东西呢?那么不行,他说这个人格教育要去掉,无人格为之非人,做人起码的东西没有,这个人不能叫人,不达标、不合格,人有格的。所以就是人格交流,我们现在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是职业教育,知识教育,没有人格教育,出问题出在根上。

    然后第二条叫国性,就是你这个人是靠什么文化培养起来的,我们也不是说西方文化里面没有好人,人家也培养了好多好多的人,如果我们整个中国人都是靠西方文化培养起来的,这叫没有国性,国民性、民族性的特点你没有了,美国有一个驻华大使叫鸿博培,长得跟我们一模一样,但人家不中国人,人家是另一种文化培养起来的,他生活里每一个部分都跟我们是严格区别,所以你是不是中国人,不是看你是不是黑头发黄皮肤,是你身上的文化。

    所以严复讲“无无国性谓之非中国人”,不是中国人,我们说洪国培不是中国人,为什么不是啊,他跟我们长得一样?他没有国性,他的国性是美国性。所以他这话合起来是个国民教育的根本,就是培养有人格的中国人。所以我们近代以来,一个最悲哀的东西,我们不自信,我们认为全是垃圾,我们把西方人当镜子,我们不断地在修饰自己,西方人涂眼影,我涂眼影,西方人头发是红的,我染成红的,西方人叫hello、拜拜,现在年轻人都这样,这字典里我们有啊,这个不需要进口啊!我们在一点一点的置换自己的文化。所以这是我们当务之急,还是要把我们的文化要找回来。

    我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讲演的时候,一个小伙子听我讲完以后就站起来,“彭教授,你讲了那么多,我想问问你,你对中国文化有什么批判?”我说我们批得还不够啊,我们批一百年了,还要怎么批?批得里面全是渣子了,你还要批,我们是批得不够,还是肯定得不够?下面全笑起来,很多人都鼓掌,你还要怎么批?所以这个时候,我还是强调本位文化,习近平讲话了不起的地方就是这个,“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植根于中华文化,它是我们的土壤,是我们的源泉。”这样一个就决定了,我们要把本位文化要把它保住,要发掘,100我年来,我们很少去想,里面还有多少是好的东西,至少我刚才讲的,我们把牵挂的精神用到人际交往中去。很少有人去搞,总觉得中国不如外国时髦,其实那个时髦只是一个外表,它内涵是很浅薄的。人家就讲怎么拿刀,怎么拿叉,这个东西对于一个人的德性的培养意义不是很大。

    所以这是第一个问题,我觉得北京奥运会我们吃了一个大亏,那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机会。就是我们可以把国家的气象整顿一番、收拾一番的一个好的机会,我们痛失了。韩国九十年代开奥运会。举国上下要利用这样一个奥运会来改变民族的形象,要改变世界对韩国的观感,那个时候韩国跟我们今天一样,暴发户,说话大声,随地扔东西,花钱财大气粗,不排队,当时有一个词叫韩国病,韩国人都得到一种病,叫韩国病,韩国人特有的一个暴发户的病。结果人家利用奥运会这个机会,八年准备,政府提出来。每人每天礼让十次,八年准备,把它民族的形象完全改变。我们的八年是什么?露八颗牙齿,微笑露八颗牙齿,胡说八道,蒙娜丽莎去看看露几个牙,一个牙都不露的,永恒的微笑,我们的领导就这么容易被糊弄。刘淇奥委会主任讲了,一天到晚,传统传统,什么年代了跟接轨,国际接轨你还有轨吗?拿什么跟人家接,人家美国从来不提要跟你结,你死乞白赖要嫁接到人家里头去,没有自尊,这个八年我们就耗费了,八年完了,北京还是北京,民族的模样一点没有变,这是一个教训。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中国古代经常被人诟病,我们古代是个专制国家,我们三跪九叩,这个问题我要不说说,刑老师原谅我,我要说说,我不吐不快。

    第一个是什么问题呢?因为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学历史的,历史书实在太多,我学历史的都读不过来,一般的由于我们得到的一个类似于尝试了,我们是两千年封建专制,其实我们要把那些《史记》、《汉书》、《宋词》好好读一边,我们得不出这样的结论。

    孟子的时候就提出来,“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水则载舟,水则覆舟。”孟子讲了,一个人的职位跟他的德性要成正比,要与你负有的社会责任是对应的,你德性很高,你才能负最高的责任,如果你到了那个位置上,你的德性不够,孟子讲,就叫做“独夫民贼,人人可得而诛之。”还要这么讲吗,我都觉得。

    我们我看看《汉书》里,一个皇帝要到地方上去视察,地方上有一个是他的老师,他去了以后,那个老师做了一个洲长,那个老师一看,皇上来了,要磕头行礼。他说别别别,你是我老师,我先给你行礼,你是我老师,我给你磕完头还想请教学术问题呢,然后行师帝之礼,向他请教,完了以后,你向我汇报工作,我们再行君臣之礼。没有这样的专制国家的,我们一直到宋朝,军臣之间的关系不下这个,我们也需要蓄意地摸黑中国历史的描述。

    那么真正的专制从朱元璋开始,我们古代行跪拜礼也是被人骂得最厉害,前两年南方有的学校觉得孩子尊重老师,在家里不尊重家长,到学校不尊重老师,以后到了社会上不尊重同事,不尊敬领导,这孩子是要出问题的,所以让孩子在开学的时候,行一个对老师的跪拜。我们有的人在报上煽情啊,“让孩子们站起来,别让孩子跪下去。”反帝反封建于此为盛。其实说句老实话,跪拜礼所有的民族都有,佛教没有吗?道教没有吗?伊斯兰教不是吗?基督教不是吗?我拍了好几张照片,到教堂看看,一排排椅子前面都有一块板子让你跪的,人家是跪上帝啊,他也跪的,他们人人都是上帝的孩子,在上帝面前顶礼膜拜,所以首先这东西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中国是一个怪胎,生出来个跪拜。

    然后我们中国古代没有椅子,没有凳子,我们坐地上,就像今天日本那样,一个最自然的,那个人往地下一弄,臀部落在脚后跟上,来了人就把头低下去,这是一个最自然的一个动作。来了人一直到韩国现在也这样。我到韩国去访问的时候,一圈人和老师坐在地上,突然来了一个人,一个客人进来了,那个人进来了,他也那么跪坐着。韩国人有一个仪式叫“人事”,韩国话叫“因撒”,那个人就把头低下来,就说我是谁谁谁,今天来向大家学习。然后所有的人都回礼,我是谁谁谁,自我介绍,一圈。这个东西你到那里你不感觉这是一个丢人的事情,这个是当然的事情。我们是没有三跪九拜,没有这个东西的。你看看诗经,看看青铜器铭文,对于天子就拜两拜,后来我们到宋代,拜孔子拜两拜,觉得还不足以表达就翻了一番,拜四拜,韩国人就是学去的,韩国人到今天拜孔子拜四拜,但他们自己已经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拜四拜,所以他又来请教我,我就告诉他我说中国人喜欢双数的,拜再拜就结束了,特殊的四拜,后来满组人喜欢三六九,三跪九叩,就变成这样一个东西。前面有些少数民族也有些变化,但到了清朝就把它弄成一个很固定的东西。我们平时当然不会去跪拜,但是我们在最特殊的场合下,你不由自主的还是会跪拜。

    邓小平当年去世,我在电视里看转播,那灵车到长安街了,缓缓过去,人群里面有一个人跪在地上,长跪不起,这个人肯定不是邓小平亲属,如果是,要跟着车队走的,那么这个人为什么长跪不起呢?他已经是改革开放以后,他的个人,他的家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么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场合下,他觉得他跟大家一起立着,还是拿眼睛看着,他觉得他不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不了内心的那一份最高的敬意,我们不觉得这是可耻。

    南京一个小学的一位女教师,校舍失火,那个老师冲进去救出了五个孩子,最后自己烧死。出殡那天五个孩子怎么办?鞠个躬就完了?那个灵柩出来时候五个孩子全部跪下。“让孩子站起来,别让孩子跪下去。”胡扯嘛,他又不是汉奸,他跪亲人、跪祖先,怎么就不对了?妖魔化,你有种你到教堂里去,教主跪在那里念圣经的时候,你说你们要站起来,你们别跪下去,那算你本事,是不是?不讲道理,把这东西妖魔化。当然跪不跪在你,你父母去世了,你觉得只要朝他点个头就可以了,那你只要心安是可以的,谁管得了你?我父母都去世了,我们看到灵柩的时候真的,那是长跪不起,伏地嚎啕大哭,那是最自然的,没人喊口令的。所以这东西我们要具体的来分析,不要一讲到古代,我们从先秦开始就三跪九叩,皇上非常专制,暗无天日,那我们不要说中华有五千年文明,中华五千年文明90%不文明,只有一点点有些须的亮色,如此而已。如果我们说他伟大,一定要说伟大在哪里?好多人不能笼统。你如果说糟粕,刚才陈先生讲的,我就想忍不住要问,我们不要笼统地说,哪个文化不是有好的有坏的?如果是糟粕,那你一定都告诉我什么地方是糟粕,然后这样我们才能讨论,否则这个东西谈不下去,因为这东西还是头上有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我们在弘扬,我们不能抬起头来,挺起胸来,说文明是伟大的。

    陈铎:人有人格,不降人格,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不降人格是第一位最重要的。那你有自己的情感、自己的修养、自己的种种内在的表达,全在这个形式上。那你采取任何形式这是自己的事情,谁都没必要说三道四,你怎么这样,你怎么那样,不。但是现代生活跟我们古代礼仪会有很多不匹配,是拉开距离的东西。三跪九叩清朝离我们最近,是因为满族留下了这些规矩,如果现在也还实行的话,因为现在交通这样,你三跪九叩交通怎么办!走路怎么办!回到社区里边,进社区门到进单元门上台阶等等都会很复杂,都麻烦,甚至都无所是从。这个我觉得跟现在生活,当然适合你现在生活的自然保留下来,你使用也无可非议。

    外国人眼里看就会奇怪,比如我以前有个朋友,他在巴西,是新华社的,当地人问他,你们什么时候穿礼服啊?什么礼服啊?瓜皮帽,甚至拖着辫子,马褂长袍,作揖等等。因为现在看中国人不穿这个衣服了,那就认为那是你们过节的“礼服”,现在甭说汉族,蒙族族哪个民族都都愿意,或者说有点汉化,穿的衣服都短了,要不然起码上马都困难,生产劳动都困难,上班回家都复杂了,这个恐怕自己都会把服装改掉,不会再去穿长袍了,外国人我们刚刚说了,对中国的理解只是从图片或者某些影片里边知道,中国人穿这样的衣服啊,他就不知道那是从前某个朝代,或者某个历史时期,这自然会有质疑。

    包括刚才彭教授说的在台湾,我去台湾,我开口也是“ladies gentlemen,女士们先生们”就行了,最多加个朋友们。但是人家,我当时一听人家,我也吃惊了,尊敬的各位前辈还有同道还有什么的,那么一大段时间都过去了,一位一位都点到,还有可爱的小朋友,漂亮的都有,面面俱到,这也是中国特色,很周全,礼道,一个不落。

    但是我在想我要这么讲的话,因为每个人发言都有时间限制,这一大套下来以后,耗费的时间没法说,所以他们的主持人讲,讲到后来以后没时间了,只能延长整个时间,那也是个麻烦,这就不匹配。这就简单说,到国际礼仪里面还要翻译一通,翻译成几种语言,光这一套过去有十分钟也就过去了,你发言内容还有什么了?也是就说干活没了,水货太多了。所以这个我觉得很自然,不同的场合,不同的表达方式,但尊敬是起码的,这个可以的,就像你前面说,今昔家父如何如何,那我们很自然的,恭喜你早生贵子啊什么的怎么会这样。“贵子?我没生太子啊?”怎么会这样。我觉得其实细想想,不是可气,是有点可笑,但是的确有点无奈。

    因为从1949年也算是一个现象,甚至于五四新文化算是一个现象,打倒反帝反封建什么的,过去的东西我们都排斥了,所以在学校你问问现在受过高等教育有几个,一定弄得清什么令堂令尊,不一定,他也许认为简洁了,我爹就我爹了,多简单。是,可以。但是恐怕对有些东西要懂,要知道,这靠什么?靠传播。这又是媒体,媒体里边,干得好的也有的,是影像。

    刚才徐教授也讲了,外国的一些看法,我们现在要再讨论、争论,因为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而且光是一个礼仪可讲的东西太多了,刚才讲吃的,刀叉和筷子只讲了一点点,我们恐怕要经常到国外去接待国外客人都会碰到这些情况,这里边又有一整套的礼仪的东西,怎么办?在这个论坛上我们解决不了,最多提示一下大家注意一下,你不了解的,当你要接待外宾,你要跟外宾打交道,你要出国,学习一下,知道一下,别闹事笑话就可以了。意大利还讲究,吃东西的时候,别一只手放底下,两只手都放桌上,即使不拿东西,为什么?因为怕你底下有暗器,其实你说现代人会这样吗?其实这是古代传下来的,这就是人家在饮食的时候要注意的。

    所以作为现代人有时候觉得,现代人要学的东西、要注意的东西太多了,忙得过来吗?我还要去看股票,还要学交通法规,好像东西太多。没关系,你有什么空挡,你愿意学什么,你去寻找,幸亏现在信息时代,多媒体有可能让你去查找、去了解。

    我想还剩下七分钟,让大家提问。

    董总:彭教授讲传统的中华文化,我认为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有很多人不理解什么叫礼,什么是传统文化,张口闭口的封建,他不知道什么叫文化,有很多就很肤浅,什么都沿外国人的标准。按传统的做,祖宗传下来的传统,它都是对咱们有利的,谁爹妈也不会还自己的孩子。比如我现在做酱油、做醋,传授传统的酿造,跟现代主义又是不一样,现在东西加防腐剂、添加剂,实践也有七八年了,我吃自己传统的也不得病,身体也好,口感也好。我认为传统很多大问题,我认为是一个经得起讲,也是人类受益的,渊源流长的。所谓的市侩、时髦都是表象吗?真正对人体有没有益,能不能经得起实践的检验,还是个问号。

    彭教授讲的,我对传统文化不太懂,词也不太懂,但是我认为讲得很有道理,按这个做,估计霾也不会来,如果没有传统,哪有什么垃圾,沙发、摩托这些全是舶来品,按中国这种,五千年没破坏环境,五千年也没抢过别人,也没烧过别人,也没烧过白宫,但是八国联军烧过咱们圆明园,咱们中国的传统化礼仪之邦,确实说的不是假的,咱们应该弘扬,无论是精神上,还有咱们身体、物质,按照咱们传统的这些农作物,传统的农耕地,咱们的文明,世界能持续,不会短期的农业化,几天一块地没了,一个河流污染了。我认为咱们应该弘扬咱们的传统文化,有很多不自信,认为标准是美国为标准,欧洲为标准,拿我的跟它衡量,他不知道拿事实为标准,我做哪个好,我按传统文化做,我身体也好,精神也得到满足,朋友、同事之间,家人之间都和谐,真理是什么?标准有没有在实践中好不好?而不是以美国、欧洲为真理标准。我学得很少,很粗浅,但是我很努力了,一定要是非要分明,要自信,文化自信,咱们自信在清朝以前,一直在世界产值的50%以上,按咱们制度体制。

    主持人:我先介绍一下董总,是我们全国政协委员华夏集团的董事长董配永先生,还有什么问题想跟三位嘉宾互动交流的?

    提问:刚才几位嘉宾在发言当中提到关于礼服的问题,的确现在我们中国也遇到一个比较尴尬的情况,在一些非常正式的场合,我们选择礼服的时候是比较为难的,现在我们可选的很少,按照标准来说只有西服和中山装,对礼服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应该怎样处理,有没有好的建议,请教一下嘉宾。

    刑悦:在国际交往中,现在是已经约定西装革履领带,女士是裙装。我其实要接着刚才陈铎老师讲的这个阐发一下。文化它一定是跟人的生产、生活结合在一起,人不可能产生一个给自己的生产、生活带来困难的文化,如果你感觉困难,说明这个文化就不适应了,文化不是死的东西,文化一直是活的东西,文化是一直在变化发展中,虽然我们说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但我们今天谈文化不是从几千年的根开始的。刚才彭老师也讲了,三跪九叩之礼是清朝才有的,这个文化一直在变化发展,我们今天也不可能回到远古去,你回到哪儿呢?回到唐朝,回到清朝,还是回到先秦,你回到哪儿呢?我们不要故意的找出一套来,我们需要有礼服,但我们不一定非要故意的从哪一个朝代挖掘出一套来,我觉得今天的传统文化都面临着跟现代化接轨的一个过程,所以以后我们即使找出来中国人穿的礼服了,他也是符合我们今天的人的生活、他的活动、他的要求的。这是我们理解。

    陈铎:的确是,我觉得这方面其实例子会很多,大家自然会去想适合自己,你的体态适合穿什么,自然会根据你这个,而不是人家这多漂亮啊,一定拿来能穿得上吗?不见得,我也很同意刑悦的话。

    要说我们服装,包括饮食,包括住房,包括行,比如我们出去,外国人家在行的礼上,它也有很多东西我们可借鉴,这个借鉴首先在交通法规的前提下出现的种种,最近也有一个流传,行车记录仪,人家记录仪记录到的前面发生的事情,不是人行横道线,车停下来,让老太太帮小孩过马路,这也是行当中的一个礼仪,你说古代没有这样的车,更没有道路交通法规的时候,它有这个礼仪吗?不会有,中国交通法规早就有了,有了车就有交通规则了,我都参与过好几次宣传、制订、提出意见。怎么越来越不是那么回事了呢?我有一年,号多年前,我们开着车去拍照经过一个镇子,前面一老人家慢慢慢慢地在走,按喇叭会惊她,然后拍拍她,“老人家麻烦您让一让。”老太太站住了,回过头来,“你走你的,我走我的碍你什么事?”这种东西例子恐怕会很多很多,我们的行,也有很多礼,住楼上楼下敲地板了,影响楼下也很多,这种东西无形的、有行的太多了。我想今天毕竟是时间有限,我们只是一个最简单的,我们说的多,就一位提问,不大平等、不太平衡。

    提问:彭教授讲的礼仪很受教义,也很让人沉思,有人说北京是中国历代都城最后结晶,请问中国古代的礼在明清北京城的规划建设中是否也有体现,可否举几个例子说明?

    彭林:故宫北京城这个设计,这是按照古代的一部书叫《周礼》,我博士论文就是研究这部书的,“左祖右设,面朝后世。”左边是祖宗的太庙,这里面到处都是礼,几代啊,一年几次啊等等,这边是中山公园,古代叫设计,设是土地神,计是古神,这个里面就有很多很多,面朝后世,前面是皇帝,治理国家的,这个礼就不得了,“后”,按照《周礼》的天子跟后是阴阳分置的,后是朝北,这个市不是我们北京市、南京市,现在我们讲城市城市,城是城,市是市,城是一个圈,市是里面的罗马市、灯市口、菜市口那些市,原来市按照周礼都在北面,皇帝朝南,治理民政;后朝北,原来我们最早的“市”都在这里,这里面都是礼治。

    然后日坛、月坛、天坛、地坛,天坛在南,冬至那一天天子在那里祭天,地坛在地安门那里,日坛就在建国门那里,月坛现在大家知道在阜成门那边附近那个地方。这个里面实际上都是一系列的礼治,这个到建北京城的时候,《周礼》这部书上的设计就变成一个现实,所以到今天如果没有读过《周官》,去看故宫是看热闹,你不明白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是面阔九间、进深五间,这里面都很细。我有一堂课大概要讲两三个小时,就是讲《周礼》这部书所蕴含的中国文化,中国文化的载体,一砖一瓦都负载了文化。我们现在大家不去读它,这个书也比较难读,所以我是做了一个讲座来介绍,把它看懂了就觉得非常有意思。里面九种屋顶,你看屋顶就知道它下面住的人大概是什么样的,这个里面实际上设计非常严密,也非常深刻,他跟阴阳五行整个揉成一体,大家有兴趣下来我们还可以再聊聊。

    传承礼仪文化

    陈铎:建筑方面,甚至包括中国风水也是有关系的,这又是一个门类。又有一条,古代礼仪在当代的中国怎么体现传承?请彭教授讲一下。

    彭林:至少看到了要打招呼啊,打招呼说话要用敬语啊,这个应该可以做到;学校里面老师跟学生早晨第一次见面彼此行个礼;上课的时候要提问站起来;开会的时候这个《礼记》上都有规定,前面不要留虚坐,大家往前面做,很多城市领导干部开大会,一个会场里面前面都稀稀拉拉的,后边都坐得满满当当的,因为打手机人家看不到,然后要溜也快,实际上都反映了我们一种风气,领导他也不懂得,也不做要求,久而久之,这个单位就没有管理,一盘散沙,来听讲课要往前面做,这是一种对讲者的一个尊重。尽可能离你远,角落里你看不到的地方,如果反过来,你设身处地你在上面,前面都稀稀拉拉的,你做何敢想。

    现在我在清华也是想提倡一下,我开一个课叫“中国古代礼仪文明”,据我所知,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开,我开了十几年。我第一堂课,我就想我讲中国文化嘛,我得像一个讲中国文化的人,以前我也穿西装,后来想不搭调,说同学们,中国文化很优秀啊,我穿个西装,一张嘴、一抬手全不是那么回事,我觉得还是要有个把彻头彻尾、彻里彻外的文化人。所以这句话有十几年了,2000年我们拿下奥运申办权,中间有八年,那年我开始在清华开古代礼仪文明课,我家里都是西装,我就穿了这个衣服给同学行礼,然后开始讲,要求同学做到,我自己先做到。

    一开始很困难,我站在上面我说上课了,我生硬地说“上课”,下面安静下来,我朝大家鞠个躬。学生毫无表情地看着我,九十分钟讲完了,我说下课了,我又深深地鞠躬,他们还是这样,第二周还是这样,第三周上课了还是这样,我批评了。我做到,我说用台湾的一句话叫,我频频地向你们释放善意,我希望礼尚往来,我把我对你们的敬意反反复复地表达,我的孩子都比你们大,一个老头在这里给你行礼,你就那么心安理得,我今天再不讲,可能有的人烦了,“老师免礼平身吧!”我就惨了,所以我做到了,我及时指出来,你们这是不尊敬老师,老师很尊重你们。因为国家、未来都在你们身上,但是你们不应该的,不说我的学问怎么样,那怕我没有学问,反正年龄在这儿,辈分摆这里,你对普通的老人,90分钟站那里,你到下课的时候站起来一下,表达一个意思。丢人啊?这不丢人。后来中间也是很困难,说这个老师怎么回事啊?有的懒洋洋的,怎么还会这样?老师好…!这个都有,我不为所动,我站着,你们问我怎么办?有一天,一个教室600人的一个大课堂,我说你们看过最近开人代会没有?国务院总理上去做报告都对下面鞠躬,温家宝总理当时九鞠躬嘛,对着主席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做报告,做完了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下面还鼓掌,然后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不能说你们鼓掌去吧,我讲完了,下面一分钟头不停你怎么办?你还要站起来感谢大家。

    以前胡锦涛主席出访,华侨半夜里冒雨去那里等,胡锦涛向这个华侨深深地鞠躬,表示感谢,我们在电视里头会见抗战的老兵,山西的老兵,很粗糙的木凳子摆两边他坐中间,电视转播。一开头就向两边的老兵鞠躬,再向观众鞠躬。非典的时候去看义务工作者,向他们鞠躬,教师节向教师鞠躬,这才是一个领导人的样子。我说你们谱比他们还要大?下面鸦雀无声,我说当然了,你们如果觉得这个老师不配你行礼,你就别鞠躬,我反求诸己,我做的不好。但不管你们怎么样,我向你们表达敬意,现在我所有的课,不管是礼仪课,无论什么课,同学都觉得这老师非常讲礼。走廊里旁听都会这样,他知道,这个课堂上是有点不对头,学校你要培养学生尊重嘛,你怎么培养呢?嘴喊啊?大家听了以后觉得我讲得有没有道理?有了道理呢在生活里面大家客客气气多好!多和谐!我们说建设和谐社会,就不知道怎么建设,完全写标语,口号不能治国的。

    陈铎:好,谢谢。从现代的生活中,最简单的一个,因为每人几乎都有手机了,你参加活动手机静音,别上面讲底下响,这个东西我觉得都是比较容易做到,现在大家都明白。但是我觉得今天彭先生提出一个非常好的要思考的问题,就是人家韩国奥运会申奥八年的时间,改变了他们的精神面貌,我觉得我们冬奥申办看来成功的希望,也是有一定的时间可以给大家,所以媒体,还有你自己的单位部门,你的家庭可以在这方面做起来了,特别是媒体,应该多宣传这个。

    彭林:当时北京奥运的时候,光明讲堂找我去做个节目,我当时就呼吁,我就讲到了日本,讲到了韩国,我说中国也应该这样做,我当时呼吁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能不能率先垂范,“各位观众大家好。”现在我们主持人就是俯视着芸芸众生,“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看不出你内心有敬意,你到日本韩国去看,“再见”。这是给大家做榜样,这媒体人身上首先要有,中央电视台应该做得更好,主持人应该做得更好,没有理由。胡锦涛上去做报告不说大家好,他也知道我的东西要表达出来,要让大家感受到,让大家彼此都尊重,现在中央电视台,我估计他们会看到我的急,但是不为所动,他们的谱放不下来。

    陈铎:我希望我们的中国人的精神面貌能有个大的变化,物质上远远超过1949年了,中国人现在在世界上影响太大,中国人也能够到处跑了,国外对我们议论也很多,希望每个中国人能够不给中国人抹什么颜色,这是很重要的。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