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 电子杂志

有书香才有故乡——专访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

2015-05-25 16:13:43 来源:中国政协传媒网 陶家璇我有话说
0

    编者按:“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读书传统。读书,也是千百年我们这个民族生生不息,文化得以传承的重要因素。我国政府非常重视全民阅读,不仅2014年、2015年,两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倡导“全民阅读”,而且在今年首次提出了建设“书香社会”的愿景。党和国家领导人更是在多个场合畅谈自己的阅读经历,向社会传递要重视阅读的信号,“好读书、读好书,读书好”的理念逐渐成为全社会的一种共识。多年来,许多全国政协委员为推动“全民阅读”鼓与呼,有力地促进了阅读在全社会的深入开展。今年是第20个世界读书日,为了更好地宣扬“全民阅读”,本刊专门采访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全民阅读”的委员,聆听他们的阅读经历和体悟,希望能够为建设“书香社会”献计出力。

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向朱永新先生颁发“全民阅读形象代言人”聘书

    经过多年的呼吁。全民阅读正在成为一种无处不在的氛围和生活方式。这离朱永新向往的书香社会图景越来越近。10多年来,作为全民阅读形象的代言人,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一直通过政协提案以及民间的新教育实验等形式,呼吁、践行全民阅读。一路走来,有困惑、有收获,对于书香社会的建设,他充满执着,正如他所言,这不是简单的“锲而不舍”,更不是“固执己见”,因为,阅读的高度代表我们民族的精神高度,有书香才有故乡。

    本刊:现在提出“书香社会”这个理念,您认为是基于怎样的考虑?“全民阅读”和“书香社会”之间是怎样的关系?

    朱永新:从“四个全面”的建设来说,书香社会是一个必然的指向。如果说小康社会只是一个数量化的指标而没有精神的指向,那小康社会是不全面的。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取决于这个民族的阅读水平,我们民族的创造力、精神的高度和我们阅读的高度、阅读的水平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小康不小康,还要看书香。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没有书香就没有小康。当然,书香社会的建立是一个漫长的历程,更多的是指向性、愿景性的,是我们期待的状态。全民阅读更多的是过程性的,通过全民阅读才能建成书香社会。韩国在迈向小康社会的过程中,曾经发起过“用书柜代替酒柜”的运动。据说现在韩国每户家庭的图书藏有量超过了500本。这和政府的推动有很大的关系。我国政府也非常重视阅读,不仅在去年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写到了全民阅读,李克强总理说了,明年还要继续将全民阅读写进政府工作报告。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不可避免会产生精神失衡,带有功利、浮躁的情绪,对内心宁静以及对精神生活的追求相对来说有些缺失。但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下,我们迫切需要解决我们精神安顿的问题,需要有精神的“新状态”,这就要求我们在“十三五”的规划中应该有关于文化、关于阅读、关于精神家园的重要指标。

    本刊:网络上流行一个帖子说是中国人都不读书,不知您是怎么看?

    朱永新:我不完全同意这个观点。这毫无疑问是有点夸张,但从整体来说,中国人的阅读现状的确和世界还有很大的差距。这由两大原因造成:一是教育体制。在基础教育领域,长期以来,我们以应试教育为导向,学生们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用在对付考试上,在人生最重要的阶段,没有养成阅读的兴趣和习惯。这就造成他们成人以后也没有强烈的阅读愿望。阅读没有成为人们的生活方式。在国外,不仅是社会精英分子,普通民众也都有阅读的习惯。在教育的过程中,他们是把阅读作为教育最重要的事情来做的。一个没有阅读的学校永远没有真正的教育。第二,我们的一些领导干部在一定程度上没有成为率先读书的模范。这些年来我们一直用GDP来考核官员,这和中小学的应试教育是一样的。GDP是在社会生活中的应试教育。领导干部们强调的是白加黑、五加二,强调拼命实干的精神。这当然是对的。但从另一面来说,就相对会导致对理性的诉求不够,这也造成在大干快上的过程中,一些决策出现了问题,甚至于方向有所偏移。领导们没有成为率先读书的模范,对社会风气是不利的。所以,从总体看,我们的阅读状况不容乐观,但我不认为中国人就不读书了。从最近几年的统计来看,我们的全民阅读率是在不断提升。我们也要看到中国人的阅读水平也在不断地成长,在进步。这和总书记、总理的提倡,社会各界的积极呼吁有关。习近平总书记在俄罗斯索契接受采访时候谈到自己的读书经历,李克强总理也给三联书店写信,他们都在释放一个信号,就是治国理政需要读书。作为领导干部应该多一点书卷气,少一点烟酒味。在学校和家庭中,阅读应该成为教育的基础,也越来越多地成为人们的共识。

    本刊:您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聘请的全民阅读形象代言人,也一直在全社会积极推动全民阅读,在推进的过程中您感觉有哪些成果?有哪些困惑?

    朱永新:应该说,这些年为全民阅读鼓与呼还是有一些成果的。从2000年开始,我在全国发起了一个新教育实验,这是以“营造书香校园”作为最基础的行动的民间教育改革试验。无论是倡导“晨诵、午读、暮省”的儿童生活方式,还是教师专业成长,以及我们的书香校园建设,都是以阅读为抓手,应该说这些年来有了很大的进展。现在全国有2200多所学校,将近300万的教师和学生参与了新教育实验。这在很大程度上带动了教育领域的阅读活动。我们首倡的书香校园的概念已经被教育界广泛接受。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教师和学生以阅读为人生的理想。从2005年起,中国教育报每年都会评选推动中国阅读的十大人物,每年都会有一到三个新教育老师,充分说明新教育实验者在阅读上做了很多贡献。每年评选的阅读点灯人,包括中央电视台评选阅读少年,都有大量在新教育实验中成长起来的老师和孩子入选获奖。

    其次,通过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平台,我连续10多年不断地呼吁建立国家阅读节,建立全民阅读指导委员会,设立国家阅读基金。这些虽然都还没有成为现实,但有些问题已看到了曙光。比如《全民阅读促进条例》正在起草之中,全民阅读指导委员会也在呼吁之中。

    第三,我们专门成立了新阅读研究所。努力为解决“读什么”的问题做了许多工作。特别是我们专门做了一套中国人基础阅读书目,针对各个目标人群,研制发布了中国幼儿、小学生、初中生和高中生的阅读书目。美国有一本很有影响的书叫《造就美国人》,它认为是曾经影响美国人精神的那些书造就了美国人。所以,我们也正研制怎么培养未来中国人精神的书。我们要把最能反映我们核心价值的东西推荐给孩子们和各类人群,最后形成一个中国人的书目。这个工作做得也还比较有成效。另外,我们还做了一个“领读者计划”,也就是培养阅读推广人。阅读推广需要有一批专业化的人去做。江苏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已经委托我们新阅读研究所培养了第一批一百个“领读者”,他们将来都是推动全民阅读的重要人选。

    就困惑而言,主要有两点,第一是政府层面推动和重视阅读虽然有了明显进展,但力度仍然还不够。虽然我在两会上已经呼吁了十几年,但国家阅读节、国家阅读基金和全民阅读指导委员会都还没有建立。第二是民间的阅读力量还没有得到有效整合。国际上,民间阅读机构在带动全民阅读方面是一个很重要的力量。比如国际上有阅读学会(协会),但中国大陆还没有国家的阅读学会(协会),跟国际上的阅读机构没有对话和联络的平台。现在,虽然有不少公益机构和民间力量开始关注、帮助中小学建图书馆,开展各种读书会,但政府在购买公共服务等方面支持力度还不够。本刊:有人会说阅读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有必要通过国家资源来推动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吗?朱永新:阅读本身作为个人的行为,它带有私人性。每个人的审美情趣,阅读内容,当然也带有鲜明的个性色彩。但是,阅读既是个人的事情,也是国家的事情。我曾讲过,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取决于这个民族的阅读水平。每个人的阅读高度决定着这个民族的精神高度。国家是不会管每一个个体去读什么书,但是国家要管我们推荐什么书。我们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要有自己的核心价值体系,要有自己的精神家园。哪些东西能够反映国家的价值,这毫无疑问是政府要担当起来的责任,政府是阅读的第一责任人。更重要的是政府要提供阅读的便利条件,比如公共图书馆,公共图书馆的便利性,公益性都需要政府来解决。另外,各种媒体要倡导阅读。比如电视台要把黄金时间留给阅读,报刊要把最好的版面留给阅读,要在全社会努力下形成一种良好的阅读氛围。

    本刊:其实,现在好多地方都建了图书馆,但没有人来读,您认为如何解决这类问题?

    朱永新:图书馆仅仅有书,如果没有人阅读,那些书就是一堆废纸。书只有被阅读的时候才有了生命。现在许多图书馆的书存在一些问题,第一是书的品质不高。很多图书馆的书都是招标来的,都是低价中选,很多出版社把品质不高的书送到了图书馆。我曾专门去一些农家书屋考察。里面有少数类似《中国总经理工作手册》《半导体硅材料技术》等书,这些根本不适合农家书屋。好书不多,读者自然就没有阅读的兴趣。第二就是有些好书,但没有宣传。图书馆必须要针对人们的需要和特点开展各种阅读推广活动。第三就是图书馆的便利性。我们现在也有60多万个农家书屋,但是很不便利,很多农家书屋还是铁将军把门。而且门槛很多,借书手续繁琐;有些图书馆的地点选得不好,读者去不方便。所以,我们政府需要考虑怎样改进我们的图书馆,不仅要为老百姓阅读提供更便捷、更方便的条件和环境,而且书的品质要更好。

    本刊:现在市场上的书确实很多,但值得去读的书并不是很多,在您看来,都应该阅读什么?

    朱永新:我国每年要出版40多万册的图书,值得读的恐怕远远没有那么多。哪怕只有1万本也很难选。应该读什么?不同的人群,有着不同的选择。总体来说,我认为阅读应该尽可能地去读经典。经典是经过时间这位最严格的大师来筛选过的。那些最伟大的思想,最伟大的智慧就在那些最伟大的书里。尽管有的经典读起来会相对比较累,需要时间和它对话,但真正的经典同时也最能打动人,你越进去与其对话,就越能感受到它的美丽和深刻。其次,是根据每个人学习的需要。一般来说,带着问题读书总是有着比较好的效果。我们不排斥所谓功利性阅读。有很多人强调阅读要有品位,反对功利性阅读。事实上,各个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职业都要读一点和职业有关的书。比如,教师就要读一些和教育有关的书,公务员要读一些管理方面的书。在很多情况下,功利性阅读是帮助人们养成阅读习惯和兴趣的一个抓手,或者说一个突破口。很多人是通过功利性阅读而喜欢读经典和其他书籍。第三是好的人物传记。每个人在人生发展的过程中总是要不断汲取精神的力量。我觉得好的人物传记不仅仅是让你走进了另外一个人的精神世界,看别人是怎么生活,更重要的是为自己寻找了一个自我镜像,寻找一个人生的榜样。读这类书往往是给自己充电。因为我们靠自身的力量去成长,去前行是不够的,需要不断地补充力量。第四类,我主张看一些文学书籍。文学本身也是生活的教科书。比如看路遥《平凡的世界》既可以陶冶情感,也可以激励人生。此外,比如领导干部可以看看历史,管理类的书籍。小学生可能要看看童话,诗歌等。

    本刊:您一直在政协写提案呼吁在中国也设立一个阅读日,人们可能会有一种疑虑,既然已经有世界读书日了,中国还需要设立自己的阅读日吗?

    朱永新:世界读书日虽然是针对全世界的,但精神的含义更多的是为了纪念莎士比亚、纪念塞万提斯,它的出发点和起源都是国外的背景,其次,它的时间在4月23日。我们建议国家阅读节的时间为每年的9月28日。我认为有几个好处。从文化价值上,9月28日有着孔子诞辰的特殊意义,孔子是中国文化的象征,应该有纪念他的节日,而且孔子本身就是最早的阅读推广人。他编订六书,最早做书目,他提出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所以选择孔子诞辰日作阅读日能够更好地激发人们对优秀中华传统文化的阅读与认识,激发人们进一步发展与创造中华文明的决心。从活动时间上看,九月份属于开学季,正值学生这群特别需要阅读的主力军上学,接下去的国庆假期又为活动的后续开展、成年人的节后阅读提供了更多时间。同时,阅读也是需要仪式与庆典的,富有中国传统文化气质的仪式与庆典,对于烘托全民阅读的气氛,培养阅读的兴趣具有重要的作用。本刊:您认为政协在这方面能够做哪些工作?朱永新:政协的作用太大了。我们通过提案、建议,在政协的舞台来呼吁全民阅读,本身就具有重要的意义。而且这些年,我们也是这样做的。今年,全国政协有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专题议政性常委会。我很期待在这次专题协商会上,能够把全民阅读作为一个重要议题。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在哪里体现?我认为就是在那些最重要的著作中。通过阅读,让人们走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觉得是最为捷径的方式。政协的代表性人士比较多,都是社会的精英分子,涉及到各个领域。他们不仅仅是代表着社会的良心,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社会的风向标。如果每个政协委员都能自觉地成为全民阅读的推广者,成为阅读的表率,成为推动阅读的力量,我相信他们可以带动一大群人去阅读。

    本刊:在您的理解中,书香社会应该是个怎样的图景?

    朱永新:我曾经打过一个比喻,图书馆是一个城市精神的客厅,实体书店构成了一个城市的精神风景线。一个城市不仅仅要有物质的风景,好的建筑,同时也要有精神的风景。一个城市有没有图书馆,有没有书店很重要,城市的图书馆和书店的品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个城市的精神风貌。

    从硬件条件来说,书香社会应该有一个非常便利的读书、买书的物质条件,也就是要有便利的图书馆、书店。以色列每四千个人有一个图书馆,在美国几乎所有的乡村都有一个图书馆,社区阅读都很方便。另外,我认为还是需要有国家层面的阅读节,要有全民阅读指导委员会,国家阅读基金。其次,国家领导人和社会知名人士身体力行倡导读书、乐于荐书,各行各业以读书为荣。还需要有独立书评人,有民间的阅读推广机构发现、推荐好书,有阅读专家研究、推广阅读方法。最关键的是学校教育要把阅读抓起来,书香社会有两个最重要的基础:书香家庭和书香校园。因为一旦在家庭和学校里养成了良好的阅读兴趣、阅读习惯和阅读方法,就可能成为终身的阅读者。

    从氛围上说,我觉得要有两种力量。一是自上而下的政府推动力量,一是自下而上的民间推广力量。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中间还有一个力量,发挥专家引领参与带动的力量。我认为这就可以把全民阅读做得更好。

    书香社会有几个最重要的标志,一是人人阅读。每个人都有很多身份,但他们必须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就是读者。读者是每个人最好的身份,是一个美丽的称号。二是处处能读。也就是阅读很便利,借书、还书都很方便。我在苏州作副市长的时候,苏州图书馆在全国最早创造了总分馆制,就是苏州图书馆和下面的社区图书馆全面联网。在社区可以借苏州图书馆的书,还书也在社区还,不用去图书馆。我看到现在有些农家书屋也采用这样的模式,在大数据时代,就是要让书真正流动起来,让每个人处处能够看到书。三是时时读书。每个人都应该尽可能地珍惜自己的阅读时间,每天给自己挤一点时间来读书。

    人人读书、处处读书、时时读书,我觉得这就是一个书香社会的图景了。

    故乡是一个人的根。它不仅是一个地理上的概念,也是一种精神上的依恋。如果说语言是存在的家园,那么书香就是精神的故乡。只有书香浓郁之处,精神的家园才会美好,故乡才是真正的故乡,才能真正给予人们以慰藉和鼓舞。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