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巍:发展清洁能源 让中国核能技术“走出国门”

2015-03-13 15:57:03  来源:人民网

0

发展清洁能源 让中国核能技术“走出国门”

    简介:3月12日16:00,全国政协委员、中核集团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巍以“发展清洁能源 让中国核能技术‘走出国门’”为主题接受人民网专访,介绍了我国核电产业的相关情况。

    主持人

    从中国1984年建造第一座核电站到现在已经过去了30年,但是很多普通民众对于核电能源还是一知半解,您能否先为我们介绍下,什么是核能?核能相较于煤、石油等能源的优势在哪里?哪些产业发展比较倚重核能?

    嘉宾刘巍

    核能和传统化石能源的区别在于,化石能源在燃烧之后,它的原始结构是有变化的,比如说碳,碳烧完之后,生成二氧化碳,但还是碳原理;而原子能就是在原始结构里面变化,原始结构通过原子能裂变和聚变释放大量的能量。差别在这里。从能源的应用来看,我们既要利用传统的化石能源,不能摆脱传统化石能源,但是传统化石能源带来的污染是有目共睹。通过利用原子能,利用核能,就可以不产生这种对环境造成污染的物质,这样的话,就能提供安全清洁的能源。应该说,在全世界来看,核能都是很重要的能源,在今后一段时间,在我们化石能源越来越少的情况下,会取得更大的作用。在今后的生活发展来看,我认为,还是要更多地发展核能,这样调整我们自己的能源结构,使得对我们今后的生活环境,发挥更好的核能的作用。

    主持人

    哪些行业比较倚重核能呢?

    嘉宾刘巍

    这个能源形式,应该是所有的行业都适用。今后核能还可以供热,比如像我们大面积的北方供热都是烧化石能源,要大量地烧煤,如果能够利用核能来供热的话,我们整个冬天就可以减少污染。还有,今后在汽车动力方面,也可以烧氢,液态氢。液态氢是干净能源,烧完之后不会有污染,氢的产生也可以通过核能来产生,分解水可以产生氢气,变成液态氢。应该说,核能今后的形式会很多,现在主要形式还是以发电为主,不久的将来,我们相信,特别是我们现在考虑做小型反应堆的话,有可能对供热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主持人

    2011年日本大地震中,福岛核电站的核泄露事故使世界人民对核安全再次产生了疑惑,前段时间有专家称,中国核能安全指标排世界前列。您的观点是什么?中国开发核电资源的安全系数究竟如何?

    嘉宾刘巍

    从全世界核电来看,现在主要还是在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建设的核电站。我们真正发电的第一台机组,经过了美国三里岛事故,还有切尔诺贝利事故的经验反馈,是上世纪90年代建的核电站,总体来说从整个世界的核电机组技术水平来看,我们是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至少是比较新的水平。我们在21世纪才大量发展的核电技术,应该说是比七八十年代要高一大截。经过全世界四百多个机组的运行反馈来看,我们项目运行水平是中等偏上水平,甚至有些是达到先进水平,我们国内的核电不管是建造技术,还是在运行方面,我们应该都是在领先的水平。我们目前所建的核电站的安全水平是有评价指标的。评价指标是按照概率安全分析出来的,概率安全分析并不是说是一个绝对的评价,可以考虑相对评价,相对来看,我们国家的核电在概率安全分析结果上还是比较好的。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运行没有出现一类事故,在国际运行结果来看,这类事故还会有的,说明我们整个安全水平还是比较高的。

    主持人

    春节前夕,中国和阿根廷两国签署了在阿根廷合作建设压水堆核电站的协议,中国自主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成功出口拉丁美洲。你怎么看待中国核电技术的走出去?核电技术是否能和高铁技术一样,成为中国科技的又一张名片?

    嘉宾刘巍

    应该说,核电走出去对我们来说意义是很重大的。首先,从经济上来说,核电走出去会拉动我们的经济,经济三驾马车,一个是出口,一个是投资,还有一个是消费。出口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拉动经济的方面,一个核电机组的出口可以拉动200个亿的收入。从长远角度来看,要持续给它提供核燃料,整个电站运行下来,可能接近一千个亿的出口,对我们来说意义是很大的。还有,从目前大的制造产业和核电相关的制造产业来看,我们的产能大概每年可以有10-12套机组,我们现在的发展速度没有这么快,产能是过剩的,我们的核电能够带动成套的设备出口,一个核电机组可以带动一百多个亿的制造设备出口,这对我们来说带动是很大的。另外一方面,从政治角度来说,作为一个核大国,如果我们没有自己的品牌和美国、俄罗斯、法国等这些国家不能并驾齐驱的话,或者说没有我们自主品牌走出去的话,谈何核强国呢?只能说规模很大,发电量很大,但是没有这个技术。自主研发应该体现出国家能力、制造能力、和我们作为核强国的地位,这很重要。还有一个,从长期来看,我们和国外的合作,主要是我们和相关国家建了核电站以后,维系我们和相关国家的关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个国家有了核电需要维护、需要发电,长期来说国家之间的关系,应该通过这种出口能够维系。

    嘉宾刘巍

    我们的“华龙一号”是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做的。中核集团从90年代就开始研制我们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电站,我们当时是研发CNP1000,到了2010年左右我们又更代变成CP1000,2011年我们准备上CP1000,福岛事故后我们又吸纳了事故的相关经验反馈,国际上有很多新的标准出来,我们满足最高的安全标准,现在研发出来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核电站,就是“华龙一号”。“华龙一号”项目除了满足现在新的安全法规要求以外,还具有很好的经济性,而且我们需要制造我们自主知识产权,我们现在已经在国内、国外申请了400多项专利。我们这个软件的著作权也是申请了一百多个专利,我们是完整地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电站,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

    主持人

    尽管我国的核电技术已经成功走出去,但是在利用效率、研发能力上,我国与西方发达国家是不是还存在不小的差距,中国怎样才能从核电大国变成核电强国?

    嘉宾刘巍

    应该说,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我们现在虽然能够有自己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核电站,这让我们有个很大的跨越。但是也必须承认我们和别人还是有差距的。毕竟人家在国际上已经活跃几十年了。我们整个核电和国外的差距,其实很主要的原因还是来自我们整个工业的能力,我们的工业体系、工业能力和国际上是有这么大的差距,这个差距,我们需要花很多时间才能追上。改革开放以后,应该说整个工业体系的能力有比较大的提高,如果政府一直能不断地推动支持核电的发展,促使核电走出去,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缩短这个差距。我对此还是比较有信心的。相对其他的行业来看,核电的差距还没那么大。我们和国际上的交流,在很多方面还算是比较好的。所以,我比较有信心。

    主持人

    这个时间大概是多久呢?

    嘉宾刘巍

    这个不好说,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近30年,世界上的核电机组并不是太多,反而在中国近30年来,我们发展的核电比较多。今后十年、二十年,我们核电需求量的发展速度还会比别人快,别人的队伍水平没有很大地投入在这方面的话,我们会有比较大的投入,应该说我们要加速缩短这个距离,我很有信心,但是具体时间,我实在是不敢说。

    主持人

    刘委员底气还是很足的。自从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以来,中国政府一度暂停了新核电项目审批,直到2012年12月才核准田湾核电二期工程,此后再无新项目获批。时隔26个月,2月17日,辽宁红沿河核电站5、6号机组正式在国务院办公厅会议上获得核准,业内人士认为,继红沿河之后,使用我国自主3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的福建福清5、6号机组也将在近期获批开工。这是否意味着我国将进入一段核电产业迅速发展的时期?

    嘉宾刘巍

    这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到了安全发展核电,发展核电的前提首先是安全。从能源结构来看,现在我们23台机组在发电,也只是占整个发电总装机容量的不到1.5%,从今后清洁能源的需要,还有能源结构来看,1.5%离国际上的平均水平差远了,国际平均水平是百分之十几,有些国家30%几都有。法国80%的发电量是核电。所以,我们和人家差距太远了。我们国家面临这么大的环境压力,我相信今后我们需要更快地加速我们核电的建设,到2020年规划是要建成5800万千瓦,要再建3000万千瓦,这是我们中长期规划。我们中长期规划目前情况怎么样呢?我们现在看来,我们现在才完成了2100万千瓦,我们还有25个机组在建,考虑到这25个机组在建,我们还差1000多万千瓦才能完成,如果今年不立项,不开工的话,那么就完成不了到2020年5800万千瓦的工期要求,要60个月的时间。目前即便我们加快了速度,也完成不了,主要是受福岛事故的影响,还有我们引进美国AP1000受到了一些挫折。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阻碍。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应该更好地推动我们国内自主化的反应堆技术,比如“华龙一号”可以多上一点,才有可能接近5800万千瓦,还有另外3000万千瓦的目标。我们需要考虑到,“华龙一号”虽然说是满足了三代的要求,但实际上它是循序渐进的一个技术,我们大部分要用的设备还是成熟的设备,这很重要,因为一个革新的产品,它的安全性可能反而是一个疑虑。但是我们用成熟的东西,特别是像核电这种,安全成熟是很重要的,维修员碰到问题知道这些设备怎么操作,碰到问题知道怎么来反应。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更大力地推广我们自己的产品。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应该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发展。

    主持人

    当前我国核电发展的形势可以说是一片良好,在此基础上,您对未来一段时期核电技术发展的展望是什么?未来我国核电事业的布局又是怎样?

    嘉宾刘巍

    我刚刚实际上已经说了一部分了,核电发展的布局,我觉得现在看来如果到了2020年完成5800万千瓦,再建3000万千瓦,我们可以达到百分之五六左右的占比。从我们的能源需求、环境压力来看,特别是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的比例占20%,也就是说可能会达到15%左右的装机容量。当然那个时候可能不见得还是现在这种反应堆,我们还会不断地改进我们的技术。我觉得,如果2030年要达到15 %的比例,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机组要建设。

    主持人

    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谈。

    嘉宾刘巍

    谢谢。

责任编辑:马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