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往期回顾

许德珩:肝胆相照见赤忱

2014-09-29 16:01:51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1981年2月5日在全国政协春节茶话会上与邓小平互致节日问候

    他是五四运动的学生领袖,也是“五四宣言”的起草者,却并不满意五四运动的结果;他曾做过北伐革命军政治部代主任,又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先后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却始终不曾改变最爱的教师身份;身为民主党派,在89岁高龄时以个人身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就是许德珩。

    纵观许德珩的一生,五四运动是他事业的起点,北大是他永恒的精神家园。无论遭逢际遇如何,无论历史洪流怎样左右,他身上的“五四”风骨始终未曾改变。

    “五四”信仰的光芒

    五四运动是一场思想上的辛亥革命。封建统治被推翻后,中国出现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思想、两种道路之争。这对于少年许德珩来说是一次思想信仰的抉择。在追寻信仰的道路上,许德珩从未止步。

    1916年3月,许德珩刚刚考取北大不久,父亲却因病离开人世。父亲的离世让许家失去了经济来源,许德珩也面临辍学。那时幸有蔡元培校长施以援手,给了许德珩一份每月十块大洋薪酬的翻译工作。十块大洋,对那些富豪出身的同学来说,仅仅是一两天的开销,而对许德珩却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他可以在校门外面简陋的饭铺里买火烧、素面充饥,每个月还 能节省下五块大洋寄给母亲。

    生活捉襟见肘,但许德珩却从未放弃“信仰”。

    那时许德珩唯一的家当就是一条床单,睡觉时一半用来铺一半用来盖。后来这条床单被许德珩用来书写“信仰”……

    1919年5月3日深夜,北京大学西斋宿舍的窗户里仍跳跃着微弱的烛光。烛光下,许德珩把他仅有的白色床单撕成一条条,用来书写标语,为第二天的游行做准备。为了救国,他可以舍弃自己的一切。

    5月4日,3000余名大中学生在天安门广场集会。大会宣读了许德珩起草的《北京学生天安门大会宣言》。学生们呐喊:山东亡,是中国亡矣!我国同胞处其大地,有此河山,岂能目睹此强暴之欺凌我,压迫我,奴隶我,牛马我,而不作万死一生之呼救乎?

    集会后,学生们列队向外国驻华使馆递交陈词。却被中外军警阻挡在使馆区以外,不准进入。面对中国人不能进入中国土地的现实,同学们义愤填膺,决定到位于东单牌楼附近的交通总长曹汝霖家找卖国贼算账。

    学生们闯入曹宅,看到曹宅奢华的陈设,义愤填膺,点燃了赵家楼。大批警察和士兵赶来将许德珩等几名同学逮捕。许德珩受到残酷迫害和非人待遇,北洋政府声称要严惩这些被捕学生。在广大学生的有力声援和蔡元培等的积极营救下,当局被迫释放了许德珩。

    获释后的许德珩并未退缩。他一边积极地参加刚刚成立的北京中等以上学生联合会的活动,一边筹备去法国勤工俭学……

    不久,许德珩顺利赴法留学。在留学期间,许德珩如饥似渴地汲取着西方先进思想。他用半年多时间把在西方社会学界影响较大的《社会学方法论》译成中文。这部译作被认为这是“近年来最有价值的译本”,蔡元培将其推荐给商务印书馆于1925年出版,并亲自为该书写序。序言中对许德珩的刻苦学习、严谨治学精神大加赞赏。身在法国的许德珩,心却一直挂念着祖国。国内局势日趋紧张,让许德珩产生了归国的念头。

    动了念头,便付诸行动。许德珩从法国马赛登船到达广州,在中山大学任教。中山大学汇集了一些进步教授,如刚从厦门转来的鲁迅,从日本归国的何思敬以及施存统等,但校务却被右翼分子戴季陶、朱家骅把持。在中山大学任教期间,许德珩除了在该校授课外,还应熊雄(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许在法国的同学)邀请多次到黄埔军校作关于巴黎公社、十月革命、德国革命的演讲。

    那时,北伐军进抵长江流域,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反动派正在密谋发动政变,夺取革命果实,广州反动当局正在准备向革命势力开刀。由于许德珩多次在公开场合发表进步言论,他的名字也上了黑名单。

    何思敬、熊雄知道这一消息后,第一时间告知了许德珩并劝他赶快离开广州。为了不引起敌人注意,许德珩表面上一切活动照常,他悄悄离穗经香港辗转上海赴武汉。

    当时汪精卫还披着国民党左派伪装。许德珩到达武汉后,拜访了恽代英和张国焘。恽代英把广州发生“四一五惨案”的消息告诉了他。当得知熊雄、萧楚女、孙炳文等惨死在敌人屠刀下,许德珩悲愤万分。

    同志们牺牲的消息,更加坚定了许德珩投身到追求真理、追求光明的理想中。

    在武汉,许德珩积极宣扬“五四”革命精神,呼唤人民觉醒,打倒封建势力、废除不平等条约、打倒一切新旧军阀。

    当汪精卫在武汉叛变革命后,许德珩心灰意冷离开武汉来到北京。他积极参加爱国救亡运动,在北京各大院校进行进步演讲,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罪行,痛斥南京政府的不抵抗政策。许德珩的言论引起当局的不满,1932年12月13日许德珩在上课归来的路上被宪兵第三团逮捕,家也被查抄。许德珩再次入狱,他在狱中怒斥对外出卖祖国、对内镇压人民的反动当局。

    许德珩的夫人劳君展无奈之下向远在上海的蔡元培求救。蔡元培得知许被捕后,立即联合宋庆龄、杨杏佛等以中国民权保障同盟的名义于12月17日致电蒋介石等,要求释放许德珩。在北平主政的张学良,为避免事态扩大,释放了许德珩。

    重获自由的许德珩在中共组织的指导下邀集北平各高校的一些进步教授在玉泉山秘密集会,学习讨论中共的八一宣言,研究加强各校爱国师生的联系。坚定不移地走上爱国救亡之路。

    同舟共济显真情

    大浪淘沙的一百年中,很多青年曾投身到各个时期的历史洪流当中,并且光耀一时。后来,其中一部分人受到各种利益的驱使偏离了初衷,甚至走向了反面。只有那些视国家的独立、民主、富强高于自己生命的青年,才成为了中华民族的脊梁。

    在一二九运动中,许德珩、劳君展夫妇与在北平组织文化界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共党员徐冰、张晓梅夫妇之间的关系逐渐密切并且彼此信任。

    1936年10月初,徐冰、张晓梅夫妇到许家做客。他们说,由于国民党当局的封锁,延安的物资十分匮乏。干部指挥作战时没有表,冬天来了,大家脚上穿的还是草鞋,生活状况十分困难。许德珩、劳君展闻听当即表示他们要买一些物品送给毛润之。

    徐冰夫妇走后,许德珩、劳君展决定将家里的全部积蓄都拿出来购买生活用品,送到延安去。为了避人耳目,由劳君展与张晓梅到东安市场买了十几块怀表、三十多双布鞋和一些火腿。东西买好后,交给张晓梅同志用一辆人力车运走。

    1936年11月2日,毛主席在收到这份礼物之后挥毫致谢,他在信中说,“我们与你们之间,精神上完全是一致的。”“为驱逐日本帝国主义而奋斗,为中华民主共和国而奋斗,这是全国人民的旗帜!也就是我们与你们共同的旗帜!”

    1945年9月3日,日本政府签订了投降书,国际民主力量终于战胜了法西斯力量。毛泽东同志赴重庆商谈成立联合政府之际,邀约许德珩、劳君展夫妇到他的住所见面。毛泽东与许德珩夫妇交往多年,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分别二十多年后,在抗日战争胜利之时重逢,大家十分高兴。

    毛泽东与许德珩夫妇回忆起北大学习的岁月,“记得我们在北大好像还有个组织呢。”

    许德珩说,“我们都参加了李大钊先生发起的少年中国社。”

    毛泽东恳切地说,“你们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怎么会打仗呢?我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啊!”许德珩、劳君展夫妇向毛泽东询问了延安的生活情况,劳君展提起,“我们给你带过一些东西,你收到了吧?”

    毛泽东说,“噢,那些东西,他们掐了(吃了),他们掐了(吃了)。”

    毛泽东与许德珩夫妇谈了对时局的看法。许德珩、劳君展夫妇向毛泽东介绍了他们发起九三座谈会的情况,毛泽东闻之十分感兴趣,鼓励他们将座谈会发展成为一个永久性的政治组织。许德珩、劳君展夫妇听后面有难色。他们坦言,“参加座谈会的人数不多,发展成为一个永久性的政治组织有困难。”

    毛泽东鼓励他们,“尽管人数不多,但每位成员的影响都很大。”毛泽东的一番话给了许德珩、劳君展夫妇很大的鼓舞,他们决心以毛泽东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精神将九三座谈会办成一个永久性的政治组织。次年5月4日,九三学社在重庆正式成立。

    ……

    延安,犹如许德珩的信仰之光。可是,延安对许德珩又曾是遥不可及。

    1965年4月,许德珩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延安。在杨家岭毛主席当年居住过的窑洞里面,许德珩久久地注视着案头那盏普通的煤油灯,他感慨地说,“这盏灯曾伴着毛主席熬过不眠的夜晚,很多著名文章就是在这盏灯下写出来的。这盏普通的油灯,一经毛主席启用就产生了巨大的效用。一个平凡的工具,作出了多少不平凡的贡献!”回顾29年前卢沟桥事变后,想起曾经打算投奔延安的往事,他当场赋诗一首:

    圣地今来到,蹉跎廿九春。

    艰难创大业,辛苦为人民。

    窑洞依然旧,河山异样新。

    东方毛主席,世界一明灯。

    52年心愿终实现

    许德珩的一生植根学校,追求信仰。新中国成立后,许德珩服从中央的安排,离开了他热爱的母校,做了“官”。

    许德珩出席了1949年9月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会议,并当选为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他在中央人民政府担任过政务院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水产部长等职;他是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四、五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第四、五、六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他还是九三学社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届中央主席,第八届中央名誉主席。作为一名国务活动家,他为新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许德珩在担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政治法律委员会委员和中央人民政府法制委员会副主任期间,章士钊先生担任董事长的聚义钱庄因为黑账、空股和欠款等问题涉讼且败诉。因不服法院判决,章士钊多次致函政务院政治法律委员会代主任彭真、副主任罗瑞卿等人为聚义钱庄的问题进行说明,希望改变法院的判决。这些信件最终都转到了许德珩的案头。

    大量的证据和事实说明,这一事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裁决合法准确。但章士钊本人并未涉及聚义钱庄具体的经营管理工作,有被人利用的可能。

    为了在聚义钱庄的股份不受损失,章士钊为他人开脱,甚至对公安部和北京市公安局等国家机关不敬,因而引起大家的不满。

    一方是满腹冤屈到处告状的民国耆宿,一方是秉公执法的国家干部,如何妥善处理好这个案件呢?

    许德珩感到有些为难,他决定去请示周总理。

    在听了许德珩的汇报以后,周总理对他说:楚生兄,你去找章行老,把他在聚义钱庄的股份退还给他,让他从此不要再管聚义钱庄的事情了。然后,你们依法制裁聚义钱庄的违法行为。一个令大家左右为难的问题,在周总理面前迎刃而解了。许德珩按照周总理的指示圆满地把问题解决了,结果令各方都满意。通过这件事情,许德珩对于周总理更加佩服,对共产党更加向往。

    共产主义如一盏信仰之灯引导着许德珩前行。从1927年起直至1979年,52年间许德珩四次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初,许德珩回国后,就找到自己北大的老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陈独秀,以及老朋友恽代英等,讲述了自己对共产主义的信仰追求,还向组织上正式提出了入党申请。———1932年在北平时,面对国民党宪兵、特务到处抓人、杀人形成的白色恐怖,许德珩又向地下党秘密提出了入党申请。当年,党组织都鼓励他追求进步,不过鉴于他在社会上的影响和其他原因,认为他还是留在党外为好。

    ———1962年,许德珩又一次提出入党申请,中央考虑到他是民主党派负责人等原因又未同意。

    ———1979年春天,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的一派大好形势下,许德珩又向党组织提出:“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在我身后能追认我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央统战部负责人当即说:“你不加入党组织,我们也没有把你当作外人”。随后,经邓颖超、乌兰夫介绍和中央批准,许德珩终于实现了52年来的愿望。

    许德珩一生心怀祖国,在追求科学民主时不仅是一个书斋中的研究者,更是一个革命斗争中的实践者。近代中国有两次影响最大的学生运动———五四运动和一二九运动,前者传播了新文化并为中国共产党建立奠定了思想基础,后者推动了全民族抗战的到来。在这两次运动中,许德珩都是重要的鼓励者并走在游行的前列。直至晚年,他仍胸怀加入共产党的真挚渴望,并终于如愿以偿。许德珩不平凡的人生轨迹将激励着后辈沿着中华民族复兴的道路走下去!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