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头条

2014两会热点前瞻:聚焦全面深化改革

2014-03-01 17:40:52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李香钻我有话说
0

    2014年的早春,正是逐梦时节。2000多名全国政协委员将再度齐聚北京,共商改革发展大计。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启了全面深化改革新征程,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奋力开拓改革发展新局面,“中国梦”激荡着的国人新期盼,都使得今年两会承载更大的期待。那么,今年两会,人们关注什么?

    为全面分析报道社会各界热点,自2013年11月起,《中国政协》通过本刊和“中国政协传媒网”,在全国各地各级的广大委员和读者中进行了问卷调查和访问,并得到积极反馈。调查结果显示,在所有的问题中,转变政府职能和协商民主受关注程度最高,其他依次为教育改革、生态红线、食品药品安全、收入分配、反腐倡廉、住房问题、贯彻中央八项规定转变作风、医疗卫生改革。除了上述问题外,法治中国、完善市场体系、就业问题、交通治理、水资源保护和利用以及物价问题等大家也给予了一定的关注。

    需要说明的是,在收到的来信和电子邮件中,在选择自己所关注的问题时,大家都或多或少地谈到了“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问题。虽然我们并未把这个问题和以上问题一起排序,但因其对我国经济社会以及人们生活产生的深刻影响,重要性和关注程度不言而喻。如何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推进全面深化改革,无疑也将成为今年两会上政协委员、人大代表讨论的焦点。

    热点一:转变政府职能

    政府可以减少审批,准入的门槛可以降低,但必须按照约定的规则进行监管。只有监管到位,市场秩序才能健康。

    ——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谢卫

    要防止某些既得利益阶层成为改革征程上超级硬骨头和顽固堡垒,出难题、使绊子,软硬兼施地阻挡,从而使某些领域的改革休眠、停顿,甚至半途而废。

    ——山西省原平市政协副主席王志英

    被誉为“新改革元年”的2014年,最被人瞩目的改革无疑是转变政府职能。去年以来,新一届中央政府就以壮士断腕决心,瞄准这个“难啃的硬骨头”,稳步推进大部制改革,实行铁路政企分开,财税、金融、价格、投融资、民生保障、农业农村等领域一系列重要改革举措相继推出,政府正从“全能”变为“有限”,从“管制型”变为“服务型”。一系列的改革举措,不仅让一些长期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突出矛盾正在得到缓解,也赢得了民心。此次新闻调查,“转变政府职能”跃居第一即是明证。不少委员和读者为政府改革新气象欣慰的同时,更对改革向纵深推进充满期待。

    民盟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中国民生银行总行办公室副主任吴江认为,政府职能转变的目标应是实现“开放统一的大市场,有限有为的小政府、广泛低度的大福利”。对此,要全面处理好“政府和市场”、“中央和地方”、“国企和民企”以及“初次分配和二次分配”等四个方面的关系;配合和加快城镇化战略的实施,启动土地制度、户籍制度及其他要素市场的改革;在依法治国的总框架下建立产权、契约、竞争为基础的市场经济秩序,尊重企业家精神、提振民间投资和创业信心;破除“改革疲劳症”,正确认识中国新时期的各种结构性力量和周期性力量的变化,坚定改革信心。

    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无疑是转变政府职能的核心问题,也是此次新闻调查中委员和读者们最关心的问题。去年,新一届中央政府“开门第一件大事”,就是简政放权。截至目前,国务院已取消下放了能源、交通、通信、文化等领域300项行政审批等事项,简政放权成为深化改革的“马前卒”和宏观调控的“当头炮”,也让不少人受益。来自北京的读者邢博君算了一笔账:“过去,注册一个公司,光验资、执照、税务等费用就得花8000元。而行政事业性收费减免后,只需花30元。”

    “简政放权是新一届政府刺激经济回升的重要抓手,应该说也有初步成效,但在如何处理放与管上,我们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要么不敢放,要么不敢管,或者敢管,但苦于没有手段。”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谢卫建议,要从过去简单的事先审批和准入转化为科学的事中监管以及严格的事后监管;要进一步释放市场的活力,但同时也要警惕一放就乱。“政府可以减少审批,准入的门槛可以降低,但必须按照约定的规则进行监管。只有监管到位,市场秩序才能健康。”

    转变政府职能,不仅要取消和下放权力,还要创新和改善政府管理。读者胡雅丽反映,“放”和“管”是两个轮子,只有两个轮子都做圆了,车才能跑起来。在简政放权的同时,政府也要强化宏观管理,为市场和社会提供优质公共服务。

    乌鲁木齐市委党校经济教研部主任黄可反映,转变政府职能当务之急是打破阶层固化,让公平的阳光普照。一些底层民众经济贫困,“先天不足”使他们拼不过资本、拼不过权力、拼不过“关系”,他们勤劳却不富有,他们有理想有梦想却没机会,他们渴望认同却屡屡碰壁。当底层民众失去改变命运的希望,当富裕被垄断,贫困被世袭,社会情绪的对立就难以调和。

    山西省原平市政协副主席王志英来信反映,要警惕政府职能转变过程中,被各种因触动利益的阶层、团体或明或暗的阻挠、拖延,被动应付不作为。比如中央强调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但某些公权力机关和当权人物,很不情愿权力被削弱、限制和撤销。“要防止某些既得利益阶层成为改革征程上超级硬骨头和顽固堡垒,出难题、使绊子,软硬兼施地阻挡,从而使某些领域的改革休眠、停顿,甚至半途而废。”

    开弓没有回头箭,改革没有回头路。不少委员和读者表示,只要各级政府进一步提高对这项工作重要性紧迫性的认识,大幅减少对微观事务的干预,切实加强宏观管理,以更大的智慧和勇气、更加坚定的决心和意志,扎实推进,就一定能够打好转变政府职能这场攻坚战。

    热点二:协商民主

    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把它与选举民主结合起来,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特色之所在。

    ——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

    推进协商民主,政协委员要有点“脾气”。既要会说OK、YES,也要敢于说NO。

    ——成都市金牛区政协副主席范文才

    此次新闻调查,协商民主初次上榜就名列第二,并不出乎意料。一方面,本次新闻调查对象主要是政协委员和政协工作者,他们对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有着异常兴奋地期待,还有着远高于一般受众的热情。另一方面,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的要求,再加上各地协商民主的生动实践,进一步激发了社会各界对协商民主的关注。全国两会上,党和国家领导人同委员共商国是;去年全国政协先后举行五次双周协商座谈会,就宏观经济形势、建筑产业化、维护职工权益、提升原始创新能力、加强汽车尾气治理等问题进行协商,提案协商、专题协商、界别协商……诸多举措,让人们看到了协商民主的魅力。

    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在反馈意见中说,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道路的过程中,逐渐认识到了“人民通过选举、投票行使权利和人民内部各方面在重大决策之前进行充分协商,尽可能就共同性问题取得一致意见,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这两种形式,前一种一般称为‘选举民主’,后一种可称为‘协商民主’。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把它与选举民主结合起来,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特色之所在。”

    “协商民主”概念的提出和理论的形成由来已久,但其作为一项民主制度,已经在中国实践了半个多世纪。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北京举行,参加会议的代表通过政治协商建立了新中国,这是协商民主的重要标志和实践形式。不少委员和读者来信反映,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定性阶段,实现“中国梦”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增进社会团结、凝聚各方力量,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激发创造热情、焕发社会活力,也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协商民主。作为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更好地促进团结、推进民主、凝聚共识,实现中国现代化梦想,既是人民政协产生和发展的历史依据,更是人民政协事业继往开来的方向和使命。

    北京人民政协理论与实践研究会副会长张平夫说,人民政协与协商民主有着天然的联系。从人民政协的基本属性看,人民政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是我国政治生活中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形式,它本质上就是一个实行协商民主的场所、组织和载体。从人民政协的工作方式和原则看,协商是人民政协的基本工作方式,民主协商、求同存异是人民政协的基本工作原则,广泛征求意见、尽可能达成共识是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目的。

    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去年两会上表示,政协委员应该“观点尖锐而不极端,讨论热烈而不对立”;要求委员们讲真话,道实情。成都市金牛区政协副主席范文才反映,推进协商民主,政协委员要有点“脾气”。政协委员既不应该说过头话,又要勇于显示个性特点说好政协话。在参加会议发言、视察调研、民主监督、建言协商时,既要会说OK、YES,也要敢于说NO。要勇于批评,敢于提出意见和建议,敢于发表诤言,甚至刺耳、难听的批评意见;要转变唱赞歌太多,提意见和批评太少的情况,转变政治协商不善言、民主监督不敢言、参政议政不会言的情况,避免答复提案办理勉强说“满意”的情况。

    协商民主制度化问题也是委员和读者来信反映比较集中的问题。中央党校教授刘学军反映,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必须依法运行,作为协商民主主体的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内部各方面,都必须依照宪法和法律给出的规则和程序进行平等协商,保证民主协商的权威性和有序性。在这个意义上,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当务之急,是尽快使这一制度有法可依。

    近年来,地方协商民主的制度化实践方兴未艾。2009年9月,广州率先制定出台政治协商规程;2010年5月,广东出台全国首部省级政治协商规程。目前,已经有十几个省、副省级市党委,专门就“政治协商”出台了相关的规程、意见和办法。人民政协正以自己的生动实践,谱写协商民主新的辉煌。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在反馈意见中说,广东省的实践证明,凡是经过政协协商的决策,执行起来都要顺畅许多。“许多党政领导也从以前的应邀出席到现在的主动参加,从发表讲话变成了发表意见,进一步回归为协商主体”。

    全国政协委员、杭州市政协主席叶明建议,协商要取得实效,就必须程序设计合理严密,操作公开透明,制度运转有序;要增强界别的代表性、凝聚力,让各个界别在透明的环境中充分表达利益诉求。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